《重返1994之人生贏家》[重返1994之人生贏家] - 第1章 前塵

當陳文華醒過來的時候,眼神迷惘,四下打量着房間。

有補丁的蚊帳,斑駁的牆面,老舊掉漆的木桌,上面凌亂擺放着書籍,屋頂稀疏的蜘蛛網。

這環境使他陌生而熟悉。

使勁晃晃腦袋,穿鞋下床,快步來到書桌前。

看着書籍封面那些高三,語文,數學及英語的字眼。

梳理着記憶和回憶,欲是如此,脹疼的腦門使他暗暗呲牙。

「我來自哪裡?我現在在何處?我要去何方?」

類似哲學三問似的終極命題充斥着他的腦海。

「我這是重生了?」

「為什麼是我?」

「是某神的惡趣味,還是命運的救贖?」

……

陳文華使勁掐了下胳膊,確定這不是夢境。

他長舒口氣,平復下自己那不知該興奮或者悲傷的思緒。

不過,作為成年人的心性和經過大風大浪的人來說,並不會過於狂喜或者過於畏懼。

既來之,則安之,或者說,既然命運無法反抗,那就躺下來承受吧。

畢竟,重生對他來說,並不是什麼悲催的事。

推開雜亂的書籍,露出了一圓形鏡片,塑料的邊框,背部貼着美女的肖像。

很是懷舊,用鏡面對照着自己,撫摸着鏡子中的自己。

十八歲的自己,面相青澀,下巴留着稀疏的鬍鬚,雜亂的長髮。

但稜角分明,濃眉細目的臉龐,流露出帥氣的潛質。

只是微微下垂的眼角,卻散發著一股陰鬱。

精瘦而近一米八的身材,使他看起來高大修長。

沒有了前世,人到中年,油膩大叔的模樣。

似乎想起什麼,連忙來到掛曆前,上面印着穿旗袍的美女。

依然是那樣含情莫莫,知性又美麗。

而他情不自禁地會心一笑,其曾是夢中的意淫對象,儘管不認識。

唉!躁動的青春總是讓人想入非非。

此時他無暇緬懷這些,直視着上面的日期。

一九九四年七月!

果然,不出所料!

他嘆了口氣,腦海的一幕幕浮上心頭。

這是令他無法忘懷,刻骨銘心的季節。

也是令人悲恨,五味雜陳的季節。

上一世,這個時間,也是高考結束,預估分數本科在望,不出意外,能夠上大學。

這不僅是母親的期望,也是自己的期望。

讀書改變命運這句詞彙,在這個年代來說是真實的,看的見的,有着非凡的意義。

儘管作為過來人,他並不百分百認同,畢竟在這個草莽的年代。

一切皆有可能。

但是,他深深明白,上大學是貧寒子弟改變自身處境的最好機遇,儘管不是唯一。

每個人都是每個人的人生主角。

就像寫故事一樣,主角總是充滿坎坷的,不然怎麼水字數。

哦,不對,不然怎麼勞其筋骨,餓其體膚,擔當大任呢?

最終,他沒有上成大學,原因是多方面的。

其中,最直接的原因便是那個不靠譜的父親,那個讓他五味雜陳的父親。

陳父不是個正派的人,俗稱二流子,總是幹些不靠譜的事,如果僅僅如此,也就得過且過。

可是,他卻傷害了自己,傷害了這個家。

半年前,陳父與同村南下打工,也許受不了苦,不到半年便回村。

也許長了見識,本就懶散的他,迷上一夜暴富,迷上了大城市的璀璨燈虹。

起初,還是意氣風發的,種地是不可能種地的,然後,賣菜嫌小,打工嫌累,開店嫌煩……

最終,盯上一本萬利,輕鬆又有錢的事業。

賭博……

為何迷戀呢,用陳父的話來說。

坐上賭桌,面對平時,辛苦而不得的金錢。

追求一種揮斥方遒,視金錢為糞土的豪邁。

輸了,再接再厲,找到了拼搏的人生意義。

贏了,再接再厲,那一刻,感覺自己就是世界世界之王…。

最後,經過其一番拼搏,不懈努力,相對還算寬裕的家庭變得捉襟見肘。

要不是母親除了種地,還有小學教師的工作,同時又無比重視子女的學業。

陳文華和他妹妹說不定早早地下學,投入到未知的社會洪流當中。

母親是堅信他能考上大學的,早早地省吃儉用,給陳文華存些學費。

結果卻被陳父偷走,投入到一本萬利的事業當中。

當母親和陳文華得知時,陳父不但輸的徹底,還倒欠一部分的賭債。

當母親含怒質問時,陳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