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院砍鬼神》[精神病院砍鬼神] - 第1章 黑緞纏目(2)

幾乎瞬間,從屋內傳來的菜香便鑽入了他的鼻腔,他嗅了嗅,咽了口唾沫,拎着東西走進屋中。

「好像叫,林……林……林七夜?」

……

「小七,你怎麼又一次性拎這麼多東西回來?」婦女雙手在圍裙上蹭了蹭,急忙幫林七夜接過東西,絮絮叨叨說道。

「這麼大一桶花生油?你這孩子,是不是又亂用政府的補貼了?」

吱嘎――!

老舊的房門發出刺耳的尖鳴,掩蓋了廚房傳來的炒菜聲,一個中年婦女推開了廚房門,看到拎着大包小包的林七夜,驚呼一聲,匆匆忙忙走上前。

姨媽用手輕輕在油桶上仔細擦了擦,表情有些心痛,小聲嘀咕:「這麼大一桶油,還是牌子的……得花不少錢吧?」

還沒等林七夜說些什麼,姨媽突然反應了過來。

「姨媽,政府給殘疾人的補貼就是用來生活的,我用來買油是物盡其用。

」林七夜笑道。

「胡說,這錢是留着給你上大學的,怎麼能亂用,我可跟你說啊,姨媽打工掙的錢其實夠養活我們仨了,你自己別亂掏錢。

「好,好啊,看來社會上還是好人多啊……你有沒有好好的謝謝人家?」

「謝過了。

」林七夜轉移了話題,「姨媽,阿晉呢?」

「不對……這麼多東西,你怎麼帶回來的?」

「哦,路上碰到了幾個好心人,幫我帶回來的。

」林七夜平靜的說道。

……

「你好,我是陽光精神病院的醫生,我姓李。

「他在陽台上寫作業……對了,今年精神病院那邊例行複查的醫生來了,在房裡歇着呢,你去給人家醫生看看,姨媽先去做菜,好了叫你們。

林七夜的步伐微微一頓,哦了一聲,轉身朝着卧室走去。

「韓醫生去年就已經高升到副院長了。

」李醫生笑了笑,眼中浮現出些許的羨慕。

林七夜微微點頭,哦了一聲。

見林七夜推門而入,坐在卧室小板凳上的年輕男人站起身,溫和開口,他的臉上戴着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鏡,看起來斯斯文文。

林七夜有些詫異的挑眉,「以前不都是韓醫生來嗎?」

「不好意思,因為我也是剛來,對你的情況還不太了解,我先簡單的了解一下哈。

」李醫生有些抱歉的開口。

林七夜點頭。

也是,人家韓醫生一大把年紀了,醫術又高超,升到副院長並不令他意外,換個年輕醫生來定期給自己複查也是理所當然。

見林七夜坐下,李醫生清了清嗓子,從包里掏出一疊病例檔案。

「今年十七歲。

「對。

「姓名是……林七夜?」

「對。

李醫生沉吟半晌,「你是不是改過名字?」

「……沒有,為什麼這麼問?」林七夜一愣。

「嗯……病例上說,你是十年前雙目失明,同時因為一些問題被送到我們醫院的?」

「對。

林七夜沉默許久,搖頭道:「沒……我從來沒有改過名字,在我生下來之前,我父母就給我定下了林七夜這個名字。

「那還真是挺……咳咳」李醫生話說到一半,就意識到不太禮貌,及時的閉上了嘴巴。

李醫生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咳咳……看來是我想多了。

他伸出手,指了指病歷上的年齡,又指了指十年前這三個字,「你看,你是在十年前失明的,那時候你正好七歲,你的名字又正好叫林七夜,所以我以為你是在失明之後改的名字……」

林七夜還未開口,李醫生連忙補充:「並不是有意冒犯,更多的了解病人,才能更好的為他們治療,當然,如果你不想說的話,我也不會強求。

林七夜靜靜地坐在那,黑色緞帶之下,那雙眼睛似乎在注視着李醫生。

「挺巧。

」林七夜淡淡開口,「確實挺巧。

李醫生有些尷尬,不過他很快就轉移了話題,「嗯……病例上似乎並沒有詳細講述那場導致你失明和精神失常的意外,方便的話,能跟我說說嗎?」

「不不不,不要把我們的關係認定為醫生和病人的關係,這只是朋友間正常的聊天,不會到那一步的。

」李醫生半開玩笑的說道,「就算你跟我說你是被太上老君拉進了煉丹爐里,我也會信的。

林七夜沉默片刻,微微點頭。

半晌之後,他緩緩開口:

「沒有什麼不能說的……只是,你未必會信,甚至你還可能把我再抓回精神病院去。

「那天晚上,我躺在老家房子的屋檐上看月亮。

「你看到了什麼?月兔嗎?」李醫生笑道。

「小時候,我喜歡天文。

「嗯,然後呢?」

林七夜搖了搖頭,他的下一句話,直接讓李醫生的笑容僵硬在了臉上。

「不,我看到了一個天使。

」林七夜認真開口,雙手還在身前比划了一下。

「一個籠罩在金色光輝中的,長着六隻白色羽翼的熾天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