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之天賜小夫郎》[女尊之天賜小夫郎] - 第1章 穿越成傻子

「哎,聽說了嘛?二傻子又被人打了,聽說這次被打得可慘了。那天我遠遠的瞅了一眼,喲,血糊糊的,不知道是死是活的,躺在地上。」

「你這才哪到哪啊,我昨個路過她家,在破門那悄悄瞅了一眼,看着像沒氣了。她爹為了救她把家產都變賣了還是沒湊夠藥費,估計是活不了咯,不然怎麼可能恁久還動靜。要是沒她這個傻子廢物,我還可以考慮考慮她那個爹,年紀是大了點,不過風韻猶存,還是能讓人**一把的,哈哈哈哈哈哈。」

「就你這窮酸樣,憑你的腿瘸,還是憑你的瞎眼啊?癩蛤蟆就別想吃天鵝肉,我看啊,還是賣到鎮上去,當個小仕還能換錢,嘿嘿,有錢了還能去窯子里樂呵樂呵。」

此時屋內,一半被白蟻啃食的破爛床板上躺着一個人,只能通過胸膛輕微的起伏讓人還知道她還活着。

龍以亦只覺得頭疼欲裂,像是連續加班熬了幾個通宵,右邊額頭好像被人用酒瓶狠狠敲過,針扎般的疼痛一直綿延到後腦勺,喉嚨乾澀,渴得要命,全身無力,鼻子出不了氣,只能像瀕死的魚一樣,一直掙扎,張大嘴拚命呼吸。

「水。。。水。。。」 旁邊像是有什麼人被驚醒了,傳來一陣碰撞的聲音,一個溫柔好聽的男人聲音在旁邊響起「龍兒,好點了沒?爹給你端水來了,來,快喝一點。」

水滑過喉嚨,渾身軟綿飄在雲端的感覺稍稍減退了些,龍以亦漸漸睜開眼睛,但因為生病眼睛周圍產生了很多分泌物,眼皮被黏住,很用力才能勉強睜開。

龍以亦眼中倒影出一個男人的身影,他穿着一身藏青色的粗布衣服,眉眼彎彎自帶笑意,臉卻是白白凈凈頗為清麗,只是眼下的一片青黑顯得他疲憊得很。

「龍兒,看得清爹爹嘛?身子是不是還難受啊,還要睡嗎?還是說肚子餓?爹爹給你煮點東西吃好不好?」男人一臉焦急,一雙手指節分明,攬着龍以亦的肩膀,讓她能夠靠在自己身上。

龍以亦靜靜的看了他一會,有點摸不着頭腦,但還是回答到:「還好,能給我煮碗面嗎?謝謝。」

男人激動道:「好,煮麵,爹爹馬上就去啊。」男人把龍以亦安頓好之後,轉身飛快跑向廚房。

不一會男人端着一碗素麵過來,伴着熱騰騰的香氣,直鑽鼻腔,雖然裏面只有半碗的清水素麵,但對於許久不進食的人已然是美味。

龍以亦接過素麵吃起來,素麵味道並不好,就是清水煮麵,鹽都沒放。看這人家裡也破破爛爛肯定是沒什麼其他的吃食,不過現在首要的問題是果腹。

磨磨蹭蹭吃完了素麵,龍以亦決定還是先試探一下眼前這個男人對自己的態度。

龍以亦遲疑的開口問道:「爹?我頭有點痛,腦袋昏昏沉沉的,很多事情都記不得了,你能跟我講講發生了什麼嘛?」

看着女兒面色好一點之後,男人才猛地意識到一個問題:「龍兒,你能正常說話了?」

看着男人的反應,龍以亦感覺不太妙,難不成這原主是個口吃?那我這一開口不會讓他懷疑吧?我現在裝口吃還來得及嗎?管他的,先糊弄過去再說。

「我不知道,只是這次醒來之後就忘記了許多的事情,但是腦子不像以前一樣昏昏漲漲的,清明了不少,只是每次想到以前的事情就會頭疼。」

裝病高手演技說來就來。

男人果然上當。

「沒事沒事,想不起來就不想了,你想知道什麼,爹爹都說給你聽。」

通過原主他爹的描述,我大概了解了原主從小到大的生活,不過最令她驚訝的是這個世界居然是個女尊世界,讀書做官,帶兵打仗的人都是女人,男人負責在家相夫教子,社會制度仿古卻又偏偏有些地方跟龍以亦原來的世界很相似。

原主跟自己娘和爹生活在鎮龍村,家裡是龍家的二房,上面還有大房姨母和姨夫,龍家祖母和祖父。原主爹是龍家還富裕時給自己娘買的童養夫,原主爹娘成婚之後不久就生下了龍以亦,說來也奇怪,小時候的龍以亦聰明伶俐玉雪可愛,在三歲那年遇見一個白鬍子老道批命說龍以亦以後是大富大貴之相,故取大名龍以亦。

可偏偏龍以亦五歲那年,和自家堂姐在河邊玩耍,被堂姐不小心推倒掉進河裡之後就發起高燒,三天三夜不斷,眾人都以為她估計是活不過那個冬天。第四天奇蹟般高熱褪去,龍以亦清醒了,卻變成個痴呆的傻子,口齒不清,還偏愛相貌姣好的男女,碰着長得好看的人就抱着人大腿不松。女人還好,那些個家裡有男子的,看不慣她的行徑,每每把她打的鼻青臉腫。

原主娘和爹也想過把原主送離村子找個人不多的地方照顧,但架不住心疼自家孩子,只能用一根麻繩套住龍以亦讓她在家裡活動,家裡人輪流照顧她的生活起居。時間長了,大房頗為不滿,但還好有祖父和祖母壓着。龍以亦十歲那年,祖母進山打獵意外死亡,祖父傷心過度幾天後也隨祖母而去。

大房這下沒了忌憚,就起了分家的念頭,家裡耕田只剩八十畝,大房強佔七十畝,只分了二房十畝,白米精面更是一分不給,家裡老宅都被大房佔了去,只留給二房一間破敗漏雨的老屋。按理說二房態度強硬一點也能多分一點家產,但難就難在,大房趁着原主娘去鎮上做買賣時臨時起意,拉了村長做公證,快刀斬亂麻就辦了分家,等原主娘到家時,事情已成定局。

雪上加霜的是,原主娘氣不過,找自己姐姐理論,卻不想親姐姐全然不顧姐妹情誼,找人打斷自己親妹一條腿,原主爹就是個包子性格,更不可能上門討要說法了。二房本就不多的銀錢,為了給原主娘這個頂樑柱治腿更是花的所剩無幾。還好,人是保住了,卻變成了個跛子。幹不了體面活,只能去鎮上的碼頭替人搬搬貨,日子雖然貧窮倒也還過得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