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之天賜小夫郎》[女尊之天賜小夫郎] - 第2章 家裡生計是難題

龍以亦在家老老實實喝了幾幅湯藥,又卧床休養了半個月總算是恢復了。因為原主常年被人鎖在家裡,其實是栓在家裡,龍以亦的身體素質是比不上尋常女人的。因為這社會是女人當家,所以女人的身體素質也比男人好很多,龍以亦在其中就像是秀氣的男人,村裡的女人都是曬得皮膚黢黑,就她白白嫩嫩小白臉一個。

自從能下床之後,龍以亦一直在適當鍛煉自己的身體,在家裡劈劈柴,挑挑水。家裡沒有銅鏡,所以她也不知道自己長個什麼樣,但前世龍以亦是個稍微有點顏控的女人,還是很在意自己長得什麼樣的。

挑完水之後,龍以亦看着水缸里自己的倒影。

嗯。。。。。怎麼說呢,原主說是有16歲了,但是這水裡倒映出的樣子倒是像個十二三歲的樣子,面瘦肌黃,頭髮乾枯,臉上皮膚皸裂,嘴上全是死皮,看着像是剛剛逃難回來的。哎,雖說有了心理準備,但原主的長相着實讓人汗顏,也不知道好好養養還能不能提升自己本就為數不多的顏值。林爹看着不醜呀,不是說兒子像母親,女兒像父親嗎?難不成在女尊就不適用了?也有可能是原主的娘長得不怎麼樣吧。唯一讓人安慰的就是,這輩子在這裡就算是個女人也沒事,畢竟這裡的女人長得不好看的可太多了。

————————————-

春雨剛過,山裡的竹筍冒了出來。龍以亦軟磨硬泡了林君墨好久才被允許出門,她準備進山找點野菜之類的東西回來。

剛出門走了幾步路,就看見了兩個穿着短衫的女人,看着年紀不大,走路卻是左晃三下,右晃三下,看着弔兒郎當。

她們也看見了迎面走來的龍以亦。「喲,二傻子出門啦,躺了半個月還不老實,這是皮又癢了找打是嗎?」「還真是個傻子,教訓還沒吃夠?正好老娘這兩天缺個沙包打打呢。」兩人不懷好意的一步步的朝着龍以亦走來。

龍以亦歪了歪頭,「二傻子罵誰?」

「二傻子罵你。」

「狗姐,她好像在罵你。」

「放你爹的屁,二傻子除了流口水,抱男人大腿,什麼時候說過話。」

龍以亦又重複一遍:「你沒聽錯,我就是在罵你。」龍以亦挑釁的抬抬眉毛。

「二傻子,你說什麼,流了那麼多血還不夠你長記性啊。」狗姐挽着袖子走過來,一拳直接朝着龍以亦的面門打去。

龍以亦偏頭躲過一拳,拳頭又從右邊打過來。龍以亦一隻手攥住狗姐的手腕,反手一推,狗姐直接空中轉體一百八十度,面朝下摔了個狗吃屎。

狗姐似乎還處于震驚狀態,不知道是驚訝龍以亦的反應能力,還是驚訝她居然敢還手。明明之前這二傻子被人打了,只會一個勁的護着自己的頭。

另一人見狀又迎上來,對着龍以亦的膝蓋就準備來上一腳。龍以亦一個假動作閃到她身後,反腳踹在這人屁股上,狗吃屎double kill。兩人躺在地上半天沒有反應過來。龍以亦不想跟他們有過多的糾纏,繞過兩人朝着山裡走去,只留下一個瀟洒的背影。

剛下過雨的路泥濘濕滑,龍以亦穿的還是家裡唯一一雙沒有破洞的布鞋,可是,布鞋不防水也不防滑,沒多久就已經濕透了。龍以亦抬眼望向不遠處的松樹林,樹下蓋着厚厚一層的松葉和腐殖土。走近在樹葉下翻找,一個褐色的蘑菇顯露出來。果然,松林下的松茸很多啊,更不要說在這個沒有工業污染地方。小心翼翼的用隨手撿來的木棍沿着松茸的邊插入土裡,往上一撬,一個形狀完好的松茸被挖出來。

發了發了,看這裡的樣子平時應該沒什麼過來,那就說明松茸的產量很多啊,吃肯定是夠了,多餘的也能帶到鎮上去賣點余錢。

等到天光大亮,松茸把背簍填了個半滿。松茸是珍品,最好是儘快食用,放久了也就失了鮮味了。找來松針墊底,面上撒上些不值錢的野菜遮擋,龍以亦哼着小曲,慢悠悠的朝着家走去。

剛進家裡,就傳來林爹的聲音,「龍兒,你回來了?出去沒事吧?村裡的人有沒有欺負你吧?」林君墨捧着她的臉就開始左右瞧,翻翻鼻孔,撓撓耳朵。

龍以亦拿下她爹作亂的手。

「爹,我沒事,她們欺負不了我,快來,我在山裡撿了好東西,咱們家要發啦,快來看看!」她把背簍里的東西一股腦的全都倒出,一個個體態勻稱,個頭飽滿的松茸滾了一地。

「龍兒,這是後山的蕈菇,都是有毒的,不能吃,你怎麼進山背了這些東西下來。」

「什麼?有毒?怎麼可能,這是極品松茸,沒毒的,就是不好保存,最好當天采當天即食。」

「怎麼會,村裡之前有人進山採過蕈菇,一家都給毒死了。」

「那可能是他們誤食用了毒蘑菇,蘑菇的種類有很多的,你放心,我採的這種絕對沒問題。不信,一會我做了給你嘗嘗,保證你鮮的掉舌頭。」

一陣松茸清香隨着廚房的熱氣逐漸飄到外面,林君墨聞着也挺香的,但女兒畢竟痴傻了這麼多年,萬一這蕈菇真的有毒,我這當爹的也能幫她試試。

龍以亦端着一碗松茸湯走出來,放在林爹面前:「爹,新鮮出爐的松茸湯,快嘗嘗,鮮得很。」 林爹一臉忐忑的看着面前這碗松茸湯,喉嚨的口水止不住的咽,但心裏過不了蘑菇萬一有毒的想法。停頓數秒,像是英勇赴死般,端起面前的松茸湯一飲而盡。 「哎,爹,別喝那麼快啊,這可是剛出鍋的湯,燙得很。」

林君墨只覺得松茸湯順着喉嚨滑下,滾燙的溫度讓林君墨皺起了眉頭,但松茸帶來的鮮甜味也留在了嘴巴里,回味甘甜,滑嫩,鮮的舒坦。。

過了半晌,林君墨一點事也沒有,他長吁一口氣。「女兒啊,看來這蘑菇真的沒毒。」「我不是說了嘛,真的沒毒,難不成爹以為女兒會采毒蘑菇回來給你吃嘛。」龍以亦只覺得林爹的想法過於可愛。

「爹,還要不,我煮了好多,夠我們吃了。」林君墨瘋狂點頭。

龍以亦又從廚房裡端出來兩碗松茸湯,喝完只覺得渾身暖洋洋的,嘴裏瀰漫著松茸的清香。

「爹,今天你就別出去了。我等會搭張嬸子的牛車去鎮上把剩下的松茸賣了,你就在家乖乖等我回來好不好?」龍以亦衝著林君墨撒嬌道。

「好,爹在家等你,不過你可得早點回來,天黑之前必須到家。」林君墨正色道。

「一言為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