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之天賜小夫郎》[女尊之天賜小夫郎] - 第3章 被人敲了悶棍

為了早點回家,龍以亦只簡單採買了一點東西,夠自己家這半個月的使用,然後便朝着張嬸子的牛車停放處走去。

路過一個賣木質首飾的小攤時,她的目光被攤子上的一根木質簪子吸引,那是一根玉蘭花樣式的木簪,雖是木質的,但雕工還不錯,玉蘭花栩栩如生開放在枝頭的樣子讓人眼前一亮,入手的分量的也不輕。

正好買給自家老爹,自從娘死後,林爹為了我的病根本不敢花錢買其他的東西,這個簪子正好讓他開心開心。

「老闆,這木簪多少銀兩?」 老闆連忙答道:「哎喲,客官真是好眼力,這木玉蘭簪可是我這攤子上的上品,這分量這雕工,您要是真喜歡,我也要的不多,算您三兩銀子如何?」

「三兩銀子?老闆,這木簪確實不錯,但也好到能和玉簪一樣的份上,這樣吧,一兩銀子,我買了。」

「客官,話可不是這麼說,您可盡去這條街上的攤子上比比,我這木簪可是獨一份的。這樣吧,您要是真想拿,給您算二兩,可不能再便宜了。」

龍以亦摸摸下巴,又上手摸了摸木簪。 「行吧,二兩銀子就二兩銀子。」老闆頓時喜笑顏開,「得了,我給您包起來。」

龍以亦看着手上的木簪,又仔細看了看,真是越看越滿意啊,這雕工就買的不虧,在前世買這雕工的木簪怎麼也得幾百上千吧。

而且以林爹的性子,在家裡沒有錢的情況下,就算我買了玉簪,他也不會收,肯定是準備拿去換錢或收起來以備不時之需,木簪就好說,哪哪都符合龍以亦心裏所想。

這邊想邊走,走着走着就走到一條小衚衕內,突然才發現四周變得越來越黑,喧鬧人聲也在耳邊消失,抬眼一看原來是走錯路了。正準備轉身原路返回,衚衕深處走出來幾個人,每個人手上都拿着棍棒。

完了,不是吧?我這剛出來一次就露富了被盯上了?難不成賣木簪的時候給銀子太爽快?可我這全身破爛貨一看就像沒錢啊,難不成是在酒樓的時候?早知道就該讓掌柜的把銀子給我換成銀票什麼之類的,哎,現在就是一整個大後悔。

「各位大姐?是找我有什麼事嗎?還是說小妹不小心擋了幾位的路?我馬上就走,馬上就走,各位有緣再見啊。」

「想走去哪?我告訴你,今天姐幾個是收了錢專門來幫你的,想走可以,留下一條腿,左腿右腿你自己選吧,別說姐們不給你機會。」

「姐,別說太多,那位可是讓我們下手麻利點,到時候出了問題可就不好了。」

「就她這小身板,能打得過我們幾個,放心,我直接卸了她下巴。」幾人正在激烈討論如何收拾龍以亦。

「別啊,小妹今日可是做了什麼事衝撞了大人物,您大人有大量,有話好說嘛。」額頭不斷有汗滴落,這天殺的,看不得我發財嘛?人家穿越賺錢,好歹也是生意做到一方一霸才會有人下黑手啊。我這剛起步的個體戶,還是第一次出來賣點松茸也能點背到這個地步?

幾人不斷向龍以亦逼近,龍以亦只能不斷向後方退去。伸手在地上抓了一把土,猛地向前方几人撒去,幾個打手瞬間被迷了眼,龍以亦飛快的朝着衚衕口跑去。

就在快要出衚衕時,後腦勺一疼,她沒了意識,心裏只默默想着,艹,衚衕口還有人,守着出口打黑棍可還行?

————————————-

「事情辦得怎麼樣?」女子坐在八仙桌旁,旁邊的侍從正在小心翼翼的扇風。

「按照您的吩咐,那個給福記酒樓賣松茸的女郎我們已經辦妥了。」回話的正是先前跟龍以亦對話的打手女郎。

「很好,下去領賞吧。」

「是,多謝大人。」打手女郎說完便弓着身子出了房門。

「柏修賢,敬酒不吃吃罰酒,斷了你的食材供應,我看你還能翻出什麼花來!」 女子走到窗邊,光影交織,整個人一半身子沐浴在陽光下,一半隱藏在黑暗中,看不清面容,明明滅滅讓人猜不透,看不透。

————————————-

「喏,你的賞錢。」一個小廝打扮的人從賬房拿出五十兩白銀。

那打手女郎看見這五十兩白銀當場發作起來。

「燈兒哥,您這是什麼意思,當初說好的,咱們姐妹幾個幫您府上做這事,主家可是許諾咱一人一百兩的,這五十兩算什麼事?過河拆橋?」打手女郎氣勢洶洶的上前準備理論一番。

燈兒哥不緊不慢的說道:「你說這話就是可笑了,咱主家可沒叫你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不過是讓你們問問那賣松茸的情況,誰知道你們二話不說直接把人打的不省人事,這可怪不到主家,至於這許諾你們的一人一百兩肯定是沒有,給你五十兩都是還是看在你們可憐的份上。你說憑你們幾個,這平時偷雞摸狗,欺女霸男的事情沒少干,被人知道這事,指不定都要去坐牢呢,主家威望你們是知道的,到時候鋃鐺入獄可別怪我沒提醒你,別自找麻煩。」 五十兩白銀直接被甩在地上,燈兒哥不屑的瞥了這人一眼,走向了主家的屋子。

鼎味軒,鄒家是吧?這次算老娘栽了,哼,顯赫世家,仁和富商就是這副嘴臉,敢坑我,走着瞧!

撿起散落在地上的白銀,那女郎帶着一臉陰翳,臉色鐵青的朝着大門走去。

出門幾個小姐妹正在門口等着她,一個個子小小,一臉機靈勁的瘦小女子急忙跑上去問那女郎,「咋樣姐,這次咱們賺大發了,我們幾個取夫郎的錢,置辦家產的錢都不缺了,快把銀票拿出來讓妹妹幾個人開開眼界。」旁邊幾人也跟着附和,迫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