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之天賜小夫郎》[女尊之天賜小夫郎] - 第4章 漂亮掌柜找上門

因賣了松茸賺的錢,龍以亦請了王大夫過來瞧病,順道補上了之前龍家欠下的葯錢和診費,王大夫囑咐在家最少休養半個月,林爹恭恭敬敬的送王大夫出了門。

龍以亦那天暈倒在衚衕口,還是張嬸子不放心她,找了許久才發現他躺在一個小衚衕口,把人扛回牛車,撿回一條命,林爹上門千恩萬謝,又是送肉又是送錢。龍以亦也是後怕不已,要是張嬸子沒管她,現在可能又是另一番情況了。

頭上的傷稍好一點後,龍以亦也只能每天在家躺着,只允許在家裡活動活動,這次的事情把林爹剛長出來的膽子又嚇回去不少,更加不放心自己的女兒單獨出門。

閑着也是無聊,龍以亦乾脆在家裡看起書來,要問這書咋來的,還是原主之前的,小時候的原主沒變成傻子之前是個遠近聞名的神童,原主娘早早就準備了啟蒙讀物,也找好了口碑好的私塾準備送原主去讀書。本想着孩子還小,又聰明,就先讓孩子自己在家看看,沒成想,一切計劃都還沒實施,原主就高燒變成了傻子,書早就丟棄在角落,上面陳年的積灰落了厚厚一層,龍以亦閑的無聊,才在家裡東翻西找才找到的幾本書。

呼,咳咳咳,阿嚏~~阿嚏~阿嚏~~~~~,龍以亦伸手抹去書上的灰塵,藍色的封面從上至下寫着幾個字——三字經。

嗯?三字經,兒童啟蒙讀物?這也有?不是吧?科舉之路朝我招手了?

她翻開書籍,仔仔細細的看了幾頁,確確實實是她熟悉的三字經,內容跟之前的世界都是大相徑庭,只是只要涉及了男女地位,人倫天罡都是講的男子應該以女子為尊,女子為天,就除了男女的地位顛倒,其它的沒有變化,甚至於比我之前的世界男女階級分別更加嚴重,這裡的男子奴性太重了,真正清醒的人卻是不多。而且這裡許多地方看似是遠遠落後現代,但是某些地方的思想卻跟現代不謀而合,整個世界有一種讓人不自在的違和感。

剩下的幾本書分別是《大學》,《中庸》,《論語》,《孟子》,四書倒是一本都不少,只不過因為常年沒人翻閱,書本有一股發霉的潮濕味道,沒有人精心保護,書籍內許多紙張都被一些蟲子啃咬的看不出原樣了。

龍以亦在現代過的也只能算馬馬虎虎,高考也就考了個不高不低的成績,堪堪過了本科線,從小是孤兒,又因為工作的原因,讀的是理工科,更加讓人頭禿的是讀的還是建築系。哎,雖然說學校不是什麼名氣頗大的名校,但是建築系學生在社會上還是挺受許多企業青睞的。迷迷瞪瞪的過完了大學,好不容易進入了一個小甲方實習,在項目工地實習時因為意外。被一根二十米長,好幾噸重的鋼材當場砸死,只記得當時渾身一痛,意識一黑就穿越到了這裡。

翻開三字經看看,龍以亦還能模模糊糊的記起不少內容,小時候老師也讓她背過。

拿過《大學》一翻,嗯。。。。,很好,這很文言文,看得人頭大。注意力集中不起來,手中枯燥乏味的書也讓人覺得昏昏欲睡,看着看着,手中的書漸漸滑落,頭也不自覺的靠着床頭的牆壁,淺淺的呼吸聲在房間盤旋。

————————————-

門外傳來車馬走動的聲音,林爹正在廚房給自己寶貝女兒煎藥。

一陣敲門聲響起,一個清脆的男子聲音從門口傳來,「打擾了,有人嗎?這裡是龍家嗎?是否有一位名叫龍以亦的女郎住在這裡?」

林爹把控火的蒲扇放在一旁的小凳子上,朝着門口說道:「你們是什麼人,有什麼事?」

那聲音聽見有人回家,連忙說道:「我們是白馬鎮上福記酒樓的人,此次前來是因為龍小姐跟咱們東家有買賣交易,只是最近不見龍小姐出現在鎮上,我們遍尋不到龍小姐蹤跡,只能冒犯託人打聽了一下龍小姐的住處,前來打擾了。」

林爹怕得很,心臟突突跳的直打鼓,萬一是有人上門尋仇的怎麼辦,龍兒現在這個樣子經不起折騰了。

林爹斟酌良久,小心翼翼的開口道:「你說與我女兒做過買賣,那你說說你們交易的是什麼,何時在何地,交易的東西為何物,交易的銀兩總共是多少?」

那人正準備開口說,身後的男子輕拍他的肩膀,讓他退到一旁,開口說道:「您好,在下是福記酒樓東家,名為柏修賢,上次龍小姐與我們酒樓交易了二十斤的松茸菇,一共交易了一百八十兩白銀,龍小姐要了一張一百兩銀票,五十兩銀裸子,三十兩碎銀子,我說的可對?」

柏修賢不緊不慢的答到,天青色的長衫隨着這鄉間的細碎微風慢慢飄起來,面上還是覆著一層面紗,聲音猶如清泉叮咚,讓人忍不住心靜平和下來。

林爹聽着這話,猶猶豫豫的打開了一道細小的門縫,只露出自己半張臉,小心翼翼的打量着門外的人。

一個面覆白紗的男子站在最前面,後腳跟處站着一個小廝打扮的男子,後面是一輛上好梨花木做成的馬車,馬車上裝飾的布料看着就價值不菲,這群人渾身上下都染着一股貴氣,特別是站在前面這男子,雖然看不清面容,只一雙濕漉漉的杏眼,眼尾像是自帶了胭脂,似一朵清麗鳶尾花,但更添一份嫵媚。

「不知福記酒樓東家這次找我女兒是為了何事?」

柏修賢杏眼一彎,「實不相瞞,叔叔,我們這次過來也是走投無路,我們福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