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之天賜小夫郎》[女尊之天賜小夫郎] - 第6章 黃家來人

黃翠蓉這女人嘴是真的硬,不知道是真的在裝瘋賣傻還是另有隱情,這兩天是沒有得到一點點有用的信息。再這麼下去也不是辦法,家裡可沒有閑錢多養一個閑人,只能想個辦法把人放了,畢竟誰讓咱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呢。

就在龍以亦準備放了黃翠蓉的時候,自稱黃家的家僕的人找上了門來。

來人說是黃家二爺的人,黃二黃嫻雖說是個女人,除了好色這一點跟尋常女人相似,其餘地方哪哪都像個男子,故鎮上都稱她為二爺,而不是二當家的,來這找自家三小姐黃翠蓉。本來讓人把這瘟神帶回去挺好的,但是這家僕的脾氣可是一個比一個牛氣,就差把我是貴人,爾等賤民不配跟我講話這幾個字刻在臉上。

龍以亦也來了脾氣,直接說人不在這。

家僕愣了一下,尖銳的公雞嗓突然拔高了音調:「怎麼可能,有人看見我家小姐在你家附近出現過,怎麼可能沒有人!我勸你不要不識好歹,黃家不是你這種賤民能夠得罪得起的,現在最好把人給我放出來,黃家的怒火是你什麼承受不起的!」

本就不大的眼睛因為生氣變得愈發尖銳,囂張的氣焰的讓人不自覺地手痒痒。

「這位小哥,你說笑了,沒有發生的事情,讓我怎麼給您交代,我沒見過也不能憑空給你變一個出來吧。再說了,黃家家大業大,找一個人還不容易,如果真的確定人在我這直接上門將人接走不就行了,何必還在這跟我繞圈子呢?」

龍以亦雙眼微眯起來,帶着完美的假面笑容,嗆聲道。

家僕突然變了臉色,鎮定的說道,「黃家辦事還輪得到你置喙?」

果然,他們也只是懷疑人在我這並沒有確鑿的證據,聽他的語氣,黃家確實是富戶,如果確定人在這就不會在這跟我扯東扯西,應該是直接上門搜家或是明闖了。

「這樣吧,我家裡確實沒有你說的人,如果我有任何黃小姐的消息會第一時間通知黃家的,不知小哥意下如何?」

敷敷衍衍給了個台階,家僕也算是有點緩和了一點臉色,「既如此,那就麻煩了,如有我家小姐的任何消息請上白馬鎮黃家告知。」

說完,屢屢自己的衣領,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塵,傲嬌離去。

黃家?得找個人打聽一下,如果實在家大業大,那就得再想想怎麼處理這事了,家裡如今還沒有恢復,這個節骨眼跟大家族硬碰硬無疑是自找死路。傷腦筋啊,要是她沒看見我的臉還好,要好好想想,不能這麼輕易讓她回去,不然以這人的尿性,報復肯定是來的又快又狠,我一個人還好,但是林爹。。。哎,果然那時候就不應該不經大腦思考就把人先綁進來。

————————————-

黃家花廳內,一位衣着華美的男子正小聲啜泣,旁邊一位俊秀的女人正摟着他,輕輕的拍着背。

「妻主,你說蓉兒這次到底去哪裡了,平時也只是去賭坊玩幾把,要不就是找趙家女郎玩玩鬥雞,往日出去都會跟我說,這次我只當她一時貪玩就沒有打發下人去問,沒想到她直接就沒了消息,不會是有人綁架?我的女兒啊。。。」因為長期哭泣,男子眼皮已經高高腫起,臉頰上得淚珠還沒滴落,眼眶又有了淚珠不斷落下。

俊秀女子安慰道:「不會的,沒事的澤兒,蓉兒雖然平時確實混了點,但是她並不是什麼壞孩子,如果真有人為財綁架,那不久那人應該就會給府里來消息的。乖,別哭了,臉都哭花了,我該心疼了。」說完,輕輕抹去男子眼角的眼淚,在眼角印下一個吻。

何嘉澤心裏好受了不少,他明白自己女兒是什麼德行,這麼多年要不是他靠着自己的聰明才智和小意溫柔,在這府里指不定被人欺負成什麼樣。雖然女兒不成器,但是至少是個女兒,女兒就意味着能夠傳宗接代,能夠繼承家業,所以我絕不容許她有什麼閃失。

何嘉澤面上不顯,只露出一雙波光粼粼的眼睛,柔柔弱弱的好似藏着萬千言語,卻遲遲不開口,可憐的看着黃嫻。

黃嫻看着自己最寵愛的小侍這幅嬌弱柔美的樣子,飄飄然心口一震,立馬關切的上前摟住人,摸着他吹彈可破的肌膚吻了上去,口舌相接,空氣中的花香愈發香得頭腦發暈,好一番溫存才分開。

何嘉澤小臉通紅,害羞的推搡一下,卻被人一把抓住手腕,直接整個跌進黃嫻的懷抱。

「別招我,小妖精,知道你不放心蓉兒,等會我讓程天意出去找,這總放心了吧,嗯?」黃嫻抱着人,湊在何嘉澤耳邊輕輕說道。

惹得何嘉澤嬌笑不已,「那澤兒就等着家主的好消息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