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之天賜小夫郎》[女尊之天賜小夫郎] - 第7章 弄巧成拙

掌風從耳邊呼嘯而過,冷冽的空氣帶着破風的空響聲在耳邊炸開。

我凸(艹皿艹 ),好險,這玩意要是落在我頭上,還不得跟西瓜一樣裂開,萬幸,嚇死我了。

「大人饒命,不知在下如何得罪了大人,煩請您大人不記小人過,放我一馬,在下必定為您供奉長生牌位,日日奉上最好的貢品。」

「哼,那倒不必,我來此是尋找我家三小姐,就是你身邊那人。」羅伊一臉冷漠的神情。

「啊!原來是黃小姐家的人,這不巧了嘛,不久前您家僕從剛問了我黃小姐的蹤跡,我本打算出門逛一逛,可巧就正好看見黃小姐被人綁着丟棄在竹林里,我想着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就直接把黃姐帶回了家,沒想到剛想給她鬆綁您就帶着人趕到了。」

流暢連貫的話語沒有一絲漏洞,而且說話的語氣也沒有變化,讓人覺得這人說的話可信度很大,但羅伊還是覺得哪裡不對。

黃石頭這時趕到柴房門口,立馬插嘴道,「哪有這麼巧的事情,不久前我才問了你有見過我家小姐嘛,你都說沒有,怎麼出去逛了一圈你就撿到人了,你肯定是在撒謊!」

呵,小東西還挺聰明嘛,恐怕是我之前說辭讓他起了疑心。

「話可不能這麼說,我與黃小姐素不相識,更談不上有什麼來往,如果黃小姐出事真的與我有關,我會老老實實等在這讓你們抓我?據我所知,黃家在白馬鎮也算是大家族,如果是我綁架了黃小姐,那麼這幾天應該會有人上門送信讓黃家拿錢贖人吧?我會笨讓你們裡應外合堵我嗎?」

黃石頭一時被堵得啞口無言,喘着粗氣一張臉漲的通紅,咬緊牙關,一副氣到發抖的樣子。

羅伊思考一番,想起過來時好像聽見小姐說了些什麼。

「我進門前好似聽見小姐在說,像是說你想幹什麼?這你怎麼解釋?」

「我正要解開黃小姐身上的繩索,她就醒了,然後就開始大吼大叫,好像是受了很大的刺激,估計還以為自己還沒有脫險,不停問我要幹什麼,我剛要解釋您就出現打斷了我們的對話,向我出手,我一時情急就拉黃小姐直接擋在了身前。」

依然是完美的對答,讓人挑不出一絲錯。

羅伊暫且放下了疑慮,彎腰對着龍以亦鞠了一躬,開口道:「我是黃家護院,羅伊,黃家母父長輩非常擔心小姐安危,特派我前來尋**蹤跡,十分感謝龍小姐慷慨相助,黃家定會抱此大恩。」

「哪裡哪裡,舉手之勞而已,報恩就不用了,助人為樂,學雷鋒嘛,哈哈。」被你知道是我綁了你家小姐還得了,不得給我披下一層皮啊。

龍以亦心虛的碎碎念了幾句。

「雷鋒?」 「別在意,我隨便說說的,黃小姐這情況我看是不太好,要不然你還是快點把她帶回去,治病要緊,原先我見到她時只是有點虛弱,剛剛你那一拳頭直接打在她頭上,要是真出了什麼毛病,可別拖延了治病的時機。」

快走吧,等這傢伙醒過來了,我還怎麼跑啊。

「多謝龍小姐體諒,那麼我們就先告辭了。」

羅伊走到黃翠蓉面前,將人背在背上,祁文祁武跟在身後。

黃石頭不忿的狠狠瞪了一眼龍以亦,重重的哼了一聲。

龍以亦看着幾人走遠的背影,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還好糊弄過去了,不行,家裡不能呆了,必須馬上找個其他的住處。不然等黃翠蓉醒了,找我麻煩那就完蛋了。

————————————-

林爹在房裡小憩,迷迷糊糊地就睡著了。好不容易過了幾天安生日子,心裏終於踏實了許多,這一覺睡得很沉,柴房的動靜愣是沒讓他清醒一下。

「爹,快醒醒,我們收拾收拾東西,過兩天找個其他住處。」

林君墨醒來就看見龍以亦在房裡不停的打轉,拿着他的衣服往包袱里塞,又跑到藏銀子的地方把東西裝進背簍。

「怎麼了,龍兒?出了什麼事了?我們收拾東西是要去哪?」

林君墨不解,家裡剛剛有了些閑錢,不應該是越來越好嘛,他還打算再攢一點錢把自家的破房子修一修。

龍以亦聞言轉身說道:「還不是那個黃翠蓉,我本來打算今日就找個理由直接放了她,沒想到她是鎮上黃家的三小姐,我還沒想好說辭,她家僕從就直接撲上門了,好不容易打發走了,沒一會又來了一位武功高強的護院。上來就給我一拳,還好我機智,拉了黃翠蓉擋拳,不然現在倒在地上的就是我了。」

說起剛剛的場景。現在還有點心有餘悸。

「那你受傷沒有?那黃小姐被那些接走了?那他們居然沒有找我們麻煩?」

「沒有,我編了幾個理由把他們騙過去了,那個護院只是暫時沒有懷疑,為人正直,就是她家那個僕從有點難纏,不說了,我騙她們是我在路邊竹林救了黃翠蓉,等那傢伙醒了,這個謊言就會不攻自破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