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之天賜小夫郎》[女尊之天賜小夫郎] - 第8章 初見程天意

「天意哥,都是我的錯,要不是我平時魯莽慣了這次也不會連累你替我受罰,甚至還被趕出黃家。」

「沒事,我不怪你,你們是我看着長大的,什麼性子我最清楚了,你做事總是頭腦一熱,但本性不壞,只是,你們不應該跟着我一起出來,黃家的差事在這白馬鎮上來說都是極好的,但你們卻不珍惜。」

程天意因為身上的傷勢不得不找個地方休養,但是他沒想到的是,羅伊和祁文祁武居然會跟着他一起出來。

「你說的什麼話,天意哥,當初我們姐妹和羅伊從青山村逃難到白馬鎮,要不是你路過收留我們,還讓我們進了黃家跟着學這一身武藝,我們早就死在亂葬崗了。」

祁文長得人高馬大,是女子中也是極少有的高個子,雙胞胎兄弟祁武雖樣貌一樣,但因為娘胎里落下的毛病,看起來比姐姐瘦弱幾分,但看着程天意也是一臉孺慕之情。

羅伊這些年更是程天意的頭號迷妹,程天意說東她絕不往西,但經常因為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經常被人算計,挨打受罰也是常事,程天意為了改改她的性子費了很大力氣,但沒想到還是惹出了禍事。

看着面前幾張稚嫩天真的笑臉,程天意心裏確也安心不少。

罷了,既然她們都出來了,跟着我也能繼續照顧她們,繼續留在黃家也不知會被多少人算計。

「好,既然你們都認定了我,那我也一定不會辜負你們的期望,我們一行人走南闖北還怕吃不飽飯嘛?有本事的人哪裡都能待得下去!」

「說得對,天意哥,我們幾個雖然本事不如你,但我們做做體力活還是可以的,都是糙老娘們沒啥苦吃不了!」

「依姐說的對,天意哥你放心,以後等我們掙了錢,一定給你找個好妻主,風風光光的把你嫁出去。」

「長大了,跟我開玩笑,皮癢了是吧。」程天意笑罵道。

「嘿嘿,實在不濟,天意哥你嫁給我也行。」

羅伊不好意思的對着程天意說道,目光緊緊追隨的對方的一舉一動。

程天意實在忍不住開始哈哈大笑起來,完全沒聽出來這其中的試探之意。

羅伊還是有點失落,每次說到成親的事情,天意哥好像完全不在意,也從來沒說過自己中意什麼樣的女子。

祁文,祁武看着天意哥笑,也是傻不愣登的跟着笑起來。

還好,這兩憨貨也沒聽出來,不知道天意哥什麼時候才會想成親,難不成是因為我現在太小了,所以他只是把我當妹妹看?可我今年都17了,換做其他女子17都能生小孩了。

她目光又慢悠悠轉到程天意臉上,痴迷的看着他。

天意哥真好看啊,雖然身形比一般女子高大不少,但是不論是臉蛋還是身材無疑都是極好。那書里說的什麼天上仙男也不過如此吧。

看着看着,羅伊就陶醉了起來,祁文一看她發獃,調侃道,「快看羅伊,思春了,想男人了吧,每次說到成親她就是這表情,哈哈哈。」

「怎麼?不行啊?老娘也老大不小了,沒事想想娶個貌美如花的嬌美男子也是正常的很,倒是你們這兩個崽子,上次去外面喝花酒的錢,還是我給你兩付的呢!」

「別啊,依姐,我說著玩的,你怎麼還認真了呢,可別讓我還錢,每月就那點月錢,我都給了飄香苑的四月了,哪還有錢還啊。」

「好啊你,有錢嫖小哥,沒錢還我這個債主,從今天開始,你的錢袋歸我了,省得你又到處去鬼混。」

「我錯了,依姐,姐姐,我親姐,你好歹給我留點茶水錢啊,路邊吃餅的錢也行啊。」

「不行,這錢給你留着娶正夫,等你夫君進門就把錢還給你。現在想都別想!」

「不嘛,我一定不去了,真的,我發誓。。。。」

程天意看着幾人嬉笑打鬧的樣子,身上的疼痛似乎也減輕不少。當務之急是找個長期能落腳的地方,還有這幾個皮猴子的差事,掙錢也是耽誤不得,所幸這些年在黃家攢了一筆金銀細軟。

夕陽漸漸落下,繁星漸漸爬上樹梢,夜晚降臨,白天的喧鬧遠離了,但夜晚的靜謐卻讓人感到毛骨悚然。

————————————-

龍以亦為了逃跑方便,便去了鎮上的集市想去買個馬車,沒想到一匹健壯的馬需要一百二十兩銀子,更不必說馬車也是一筆花銷。但是如果買一匹老馬病馬明顯是比不划算的買賣。買貴的東西就要買好的,花了銀子買個次品回去,誰樂意誰傻子。

沒有辦法,迫於經濟窘迫,龍以亦只能退而求其次,買個牛車。

雖然牛沒有馬那麼貴,但是也算是這時代主要的農耕必需品,除了老死牛可以流通作為吃食,平時都是在地里耕地,偶爾還要拉着板車去鎮上拉貨。一個村子裏有一戶人家能有牛車,都算是家裡比較富裕了,畢竟在這個常年都有天災人禍戰事的時代,能有閑錢買車的家裡應該比普通人好很多。

但就是這樣,這一頭牛也整整花了六十兩白銀,雖然跑的不如馬快,但是好歹也能走是吧,更不用說可愛的牛牛還能犁地,要是這裡能吃牛就好了,好想吃牛肉丸,肥牛卷,牛排。。。。

滋溜。。。擦擦口水,現在想這些也沒用,還是逃跑更重要。

為了自己老爹能舒服點,龍以亦還是花重金買了一個現成箱車,只不過人家是馬拉車,我們是牛拉車,沒事早點出發還是能到地方的。

準備好牛車,就只剩下家裡的東西需要收拾。

說實話,還真沒什麼可收的,一張老房子的房契,還有掙回來的銀子值錢一點,其他的都是家裡值錢的老東西,什麼破棉被啦,破衣服,廚房用了十幾年的鐵鍋,不知道補了多少次。

「爹,帶點換洗衣物就行了,那鍋就不必了吧。」

一臉黑線的看着佔了很大地方的大黑鍋,龍以亦不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