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熙凌久澤筆趣閣》[蘇熙凌久澤筆趣閣] - 第16章

獲取第1次

第16章

蘇熙徑直走向跑車,卻沒去抱那些鮮紅的玫瑰,而是直接打開門上了駕駛位,按下關門鍵,之後一鍵啟動,迅速的轉動方向盤,直接上了主路飛馳而去。

一系列操作,看呆了眾人,包括沈銘。

沈銘臉上胸有成竹的笑慢慢僵住,他怎麼都沒想到蘇熙沒有拿花,而是連車帶花打包一起弄走了。

此時的他站在眾人中間,手裡還拿着一朵花,像個傻子一樣被人注目。

他臉色沉下來,由紅轉白,由白轉青,惱怒和氣憤一起堵在胸口,一瞬間有想掐死蘇熙的衝動。

看上去很熟練啊,她家境不是很窮嗎?

這邊賓利車裡,明左一向沒有表情的臉也露出些驚愕,淡聲開口,「蘇小姐、」

韓筱到底讓他追個什麼玩意兒,怪不得肯放棄上百億,她是故意耍他的吧?

圍觀的人群議論紛紛,其中有個不引人注意的聲音,小聲疑惑問道,「蘇熙怎麼會開勞斯萊斯?」

凌久澤手從車門上放下來,看了一眼馬路上已經絕塵而去不見蹤影的跑車,忍不住勾起唇角,眸中滑過一抹笑意。m.

沈銘,沈家人?

半晌又擠出兩個字,「真行!」

估計沈銘從小到大也沒吃過這樣的癟。

韓筱似愣了一下,沒想到凌久澤這麼快就會知道,一時沒想好怎麼解釋,下意識的否認,「不是我。」

說完又補充了一句,「沈銘那樣的人,誰能指使的了他?他喜歡誰,我又怎麼可能左右?」

凌久澤突然想到什麼,眸色一深,拿過手機撥了個號碼出去,響了兩聲,對方接聽,聲音里有無法掩飾的興奮,「久澤!」

凌久澤直接問道,「是你指使沈銘去追蘇熙?」

「和你沒關係!」

凌久澤說完,直接掛了電話。

「不是最好!」凌久澤語氣淡淡,「離蘇熙遠點,別招惹她,否則別怪我不顧長輩的情面。」

韓筱明顯哽咽了一下,聲音模糊了委屈和不甘,「你就那麼喜歡她?」

沈銘最後打車回了沈家別墅,傭人見他回來這麼早,還有些驚訝,過去想要問他喝些什麼,見他臉色不好,裝作正在忙躲的遠遠的。

沈銘性情乖張,喜怒不定,傭人們能不惹他就不惹。

他討厭糾纏不清,希望韓筱到此為止,他也不必再拿蘇熙當幌子。

……

他上樓洗澡換了一套衣服,什麼心情都沒有,打了一局遊戲還被隊友坑的很慘。

扔掉手機,他突然想起一個事兒來,蘇熙怎麼把車還給他?

他的確沒吃過這樣的虧,身邊的女人對他都是巴結討好,有那麼一兩個欲擒故縱的也是拿捏着分寸不敢真把他惹煩了,可是今天,他不但很煩,還很生氣!

那個叫蘇熙的丫頭,是真的一點面子都不給他!

沈銘正盤算着,手裡突然有陌生來電,他手指劃開,對面的人公事公辦的語氣,「是沈先生嗎?」

沈銘露出幾分意料之中的得意,靠着沙發懶懶道,「哪位?」

他那輛車是限量的,整個江城不超過兩輛,他不相信她敢開回家,或者隨便找個地方扔了。

她可能要求助警察,警察不會輕易放她走,到時候他只要隨便說兩句,她可能就清白難保,最後還是要來求他!

「那個、」交情猶豫了一下,「還是沈先生您自己過來看看吧!」

沈銘掛了電話,去車庫又取了另外一輛車,出了別墅後,飛快的上了馬路。

「沈先生你好,我是西京路的交警,剛才我們在路邊看到一輛車,查了車牌後發現是沈先生名下的,路邊不許賣花,還請您儘快把車開走。」

沈銘眉頭一皺,「賣花?賣什麼花?」

車上名貴的金蕊玫瑰已經少了一半,副駕上扔了一堆零錢,零錢下面是車鑰匙。

現在很少有人身上還帶着現金,所以有人看到了商機,在旁邊拿着一疊十元的鈔票給人主動兌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