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了罪臣醜女》[穿成了罪臣醜女] - 第1章(2)

,那些犯了罪流放的官宦人家,人販子打通渠道,人一到就能高價拿出去售賣。
而她價格低廉,不僅右邊額頭破相,還因為左邊臉上,全是紅色胎記,整整長滿了半張臉,誰看誰嚇人。
蘇秀秀整理完這些思緒,整個人都快崩潰了,這是什麼狗血劇情。
她雖然身患癌症,但生在醫學世家,一心撲在醫學上,攻克無數醫學難題,只為拯救更多人。
結果死了重生,就給她這樣一個身份?
她就價值一兩?
這是賤賣!
「我魏家花錢買了你,以後你就是我的人,再想着尋死覓活我現在就成全你。」
魏劭北身形高大,如一座巍峨的山矗立在嬌小的女人面前,言語冷厲。
被男人粗糲低沉的聲音拉回神,蘇秀秀微微抬眼,從凌亂的髮絲中,藉著昏暗的光線,隱約能看到男人的模樣,大約188的身高,寬肩窄腰,面容冷毅俊朗,有一雙極其英氣深邃的眉眼。
不過濃眉處一道拇指長的傷疤,讓他看上去更加鋒利冷冽。
又是兵戎之人,身高體壯,看着又凶又狠的樣子,從上到下都體現出三個字:不好惹。
就像現在這樣不苟言笑,冰冷冷的說著,得聽我的時候,似乎你敢不同意,下一秒男人就能掐斷她的脖子。
蘇秀秀壯着膽子道,「大哥,買賣人口是犯法的。」
她試圖講道理,要當法治社會好公民。
不料,下一秒男人冷聲嗤笑,「那我現在送你回人口販子那兒?」
蘇秀秀一怔,寒風乎乎的吹進來,凍得她手腳僵硬,外面冰天雪地,風雪交加,送她出去無異於找死。
她原本就是罪臣之女,現在重新送回人牙子手裡,那是生不如死。
蘇秀秀眨了眨眼,這陣冷風吹醒了她,覺得倒也不必走到如此境地。
有個帥氣有型的夫君,她也不是不能接受。
「我就開個玩笑,你別當真,你買了我以後我生是魏家的人,死是魏家的鬼。」
蘇秀秀很識時務,豎起兩根凍得通紅的手指頭,指天發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