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去經年彼岸花開》[此去經年彼岸花開] - 第10章 了卻塵緣

清忘低下頭,盡量不讓她看到自己眼中的淚水。
蘭欣看她表情不對,問:「思柔怎麼問起這個?」
「思柔已是過去。
貧尼法號清忘。」
清忘答。
「思柔姐姐。
我真的願意和你共同侍奉相公。
回來吧。
她還是想你的。」
蘭欣拉着她的手。
「貧尼已經皈依我佛。
內心清靜。
塵世往事已經與貧尼無關。
這次前來,只是來了最後一段塵緣而已。」
清忘答。
蘭欣笑,「既然如此。
那麼我也不再勉強。」
清忘起身,藉著一抹幽深的月色便離開了。
消散的背影,像一道清影,映出一地的憂傷。
黑衣男子從蘭欣的背後出現,他說:「你真相信她會放棄你的柳雲浩?」
「不管信不信。
她都必須死。
不然相公還是會念着她。」
蘭欣答。
「你難道不想知道她們查你真實身份的真正的原因嗎?」
無情問。
「不想。」
蘭欣冷冷答。
「好一句不想。
夠狠。」
無情笑。
「你說的只要我把青筠一伙人帶回柳府,你就幫助我讓柳雲浩失去記憶。
然後送我們去蘇城。」
蘭欣有點擔心他會反悔。
「怎麼會。
柳家一半的財產我已經得到。
剩下的便是殺了思柔,讓柳雲浩和思柔這對苦命鴛鴦,徹底的天人永隔。
如你心意。」
柳雲浩捏着杯子,彷彿要把它生生捏碎一般,「其實就算你不說。
我也會殺了思柔。
畢竟她是青筠的成品。」
無情想到青筠,就怨念頗深。
每次實驗做藥品時,在師父眼中,只有青筠的成品才是最好的。
每次看到他都恨不得把那些成品給毀了。
現在總算有機會了。
哪怕她的成品是一個人,他也要罔顧生死,將其毀滅。
只因他恨青筠。
恨那個奪取師父所有寵愛,並且把自己趕下山的青筠。
「你確定全照着我說的做了?」
無情還是有點不放心。
「照做了。
他們的飯菜里,我全放了睡念。」
蘭欣想起那個睡念,第一次從無情口中得知時,便覺得非常神奇。
他告訴自己,那種『睡念』是一種讓人在睡夢中死去的葯。
服者會在睡夢中,得到自己一生中最想得到的東西。
就好比安樂死。
「這就好。」
無情答。
「為什麼你讓她們死得如此安詳。」
蘭欣繼續說。
「畢竟我和青筠同門一場。」
無情近幾日夢到了師父,師父在夢裡,苦苦懇求自己好好照顧青筠。
無情最近一直都在想,青筠和師父畫上的女子,眉目那麼相似,沒準跟畫中人有什麼關聯。
而師父又喜歡畫中人,所以對青筠才一直那麼的好。
還有一點,無情一直想不通,青筠明明是十五歲時帶回青雲山的。
並且失去了十五歲之前的記憶。
可是偏偏告訴她,她是從小在青雲山長大,只是在一次上山採藥,跌下山谷,頭部受了重創,失去了十五歲之前的記憶,包括所有的學藝。
師父為什麼要這麼說?
青筠跟師父一定有着莫大的關係。
看在師父與青筠不同尋常的關係份上,即使自己再恨青筠,也得緩緩。
還是讓她安樂死吧。
師父,這是徒弟對您的最後一絲孝道。
當您狠心把徒弟趕出來時,徒弟和您已經斷絕了師徒關係。
青雲山的棄徒,世間根本沒有容身之地。
師父,你永遠都不會知道,徒兒的那段日子有多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