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去經年彼岸花開》[此去經年彼岸花開] - 第6章 百口難辨

「相公,不是你想的那樣。」
思柔解釋,急得眼淚都要掉出來了。
「相公,我沒有說錯。
思柔妹妹先是在你這裡騙了一千兩來養這個男人。
然後又把你送給她的首飾拿來養這個男人。
可見,兩人關係非同一般。」
蘭欣從地上撿起那些首飾,「看,這便是最好的證據。
相公,你難道還不信嗎?」
柳雲浩雙手捧着思柔的臉,近乎咆哮:「為什麼要騙我?
我對你那麼好,我幾乎把對孟柔所有的好,都放在了你的身上,可是你居然還要騙我?」
「我沒有。
相公。
不是你想的那樣,真的不是。」
這個時候,思柔只有一個人,她覺得百口難辨。
突然她多麼希望青筠能夠在自己身邊,把這一切解釋的清清楚楚。
好還自己一個清白。
「相公,其實她就是丑姑。
孟柔曾經的貼身丫鬟。
她是回來報復我們的。
所以她先害了我們的孩子。
然後又想搞垮我們柳家。」
蘭欣嘴角上揚,面目彷彿地獄的魔鬼,前來索取思柔的小命。
聽到蘭欣這麼說自己,思柔覺得蘭欣對自己怨念太深。
當她看到今天蘭欣腰上別的那個荷包時,已經頓時明白,蘭欣確確實實的是自己的親生妹妹。
那個鴛鴦戲水的荷包,是娘親繡的,綉了兩個,一個給了自己,另一個給了妹妹。
她們跟娘親一樣丑。
可是娘親很幸運,遇到了一個很愛自己的父親。
雖然父親窮,最後病死異鄉。
而自己也隨着妹妹沿街乞討,但是她從來都沒有怨過命運,因為她有一個很愛自己的娘親和妹妹。
每次娘親都會把討來的東西,平分給自己和妹妹。
可是妹妹總是讓給自己吃。
記得當時問她為什麼,她說:「因為我只有一個姐姐和娘親。
我要讓姐姐身體更加的好,這樣我才能有依靠。」
她也說過,要當妹妹一輩子的依靠。
可是娘親死後,她們就過得更加清苦了。
一日自己把迷路的孟柔小姐送回了府中,孟家人感激自己,便收了自己當丫鬟。
可是,回去找妹妹時。
她們告訴自己,妹妹聽說,姐姐進了有錢人家的門,不要她了。
她便哭着離開了。
從此兩人再也沒有見過面。
就這樣一別八年。
那個時候,妹妹十歲,自己十二歲。
比妹妹大了整整兩歲,可是還是沒有照顧好她。
妹妹,既然你那麼恨自己,那就成全你。
「柳少爺,她真是丑姑。
她是找了畫皮師,換了臉才像今天這般漂亮美麗的。
而且我跟她一直都有往來。」
百曉生頓了頓,繼續說,「她以前丑的時候,就喜歡我。
我沒有答應。
後來變漂亮了,就回來報復你。
當她發現她的計劃已經成功了時,她就想帶着錢和我遠走高飛。
反正,今天被你撞見了。
我乾脆直接招了,免得回你的柳府挨一頓鞭棍之苦。」
「思柔妹妹啊。
你的情郎都這麼識趣的招了,你怎麼想呢?」
蘭欣冷笑。
「他說的都對。」
思柔低頭,一滴清淚落出,妹妹,若是這樣能讓你好過,我全認了。
我不怪你。
這一切都是姐姐欠你的。
「什麼,呵呵。
原來從頭到尾我都是一個傻瓜。
天大的傻瓜。」
柳雲浩一把推開思柔,從屋子裡跑了出去,這個時候,他近乎崩潰。
剛來時,蘭欣只是說,思柔在城西的小竹屋等自己,要給自己一個驚喜。
可是沒想到,這就是蘭欣口中所謂的驚喜。
當青筠醒來時,她緊張的摟緊了衣服,因為她還記得,自己剛把老婆婆送回家中時。
老婆婆便給自己遞了一杯水,水裡被下了迷藥,自己迷迷糊糊中看見一個男人在脫自己的衣服。
想要掙扎卻沒有辦法。
那個時候,真想一死白了。
後來又隱約聽到了尹玉楓急切的聲音。
她看看四周,發現這裡好熟悉。
再仔細一想,拍拍腦袋:「真笨。
這就是尹玉楓客棧的客房嘛。
看來自己是得救了。」
「你醒了。
青筠。」
尹玉楓端來稀粥,「你已經昏睡一天一夜了。
想必也餓了吧。」
「尹大哥真體貼。」
青筠接過稀粥,沖他美美一笑,粥一入口,她便吐了出來,急切道,「糟了,思柔是不是也出事了?」
「別問了。
思柔已經離開了。
不知所蹤。」
尹玉楓繼續說,「她好像已經徹底知道蘭欣就是她的親妹妹了。
所以蘭欣陷害她,她也認了。」
「怎麼那麼傻。
她和蘭欣的姐妹情也是十幾年前的事了啊。
蘭欣已經傷害過她一次了,她早就彌補完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