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去經年彼岸花開》[此去經年彼岸花開] - 第8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

一個姑娘哭哭啼啼的被一個青年男子抓着,他話語中也是憂傷:「妹妹啊。
如今柳少爺身患重病。
蘭欣夫人為了給柳少爺湊錢,一直在催我們還債。
所以我不得不把你賣入//。
不要怪哥哥了。」
——————————
青筠走上前去,「柳家那麼有錢,怎麼會找你們還債來湊錢呢?」
「這個我也不知道。
聽說蘭欣夫人為了治療柳少爺已經花了柳家的大半個家產了。」
青年男子一邊拖着女子,一邊回答青筠的話。
那女子哭道:「哥哥,我死也不進//。」
「難道你想讓柳家的人把哥哥活活打死嗎?」
青年男子一生氣,便給了女子一個巴掌。
就這樣女子安安靜靜的隨着青年男子去了//。
依然是一路走,一路哭。
連天都看不過去了,都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
這是青筠下山來,第一次看到下雨。
她的心也跟着涼了起來。
當青筠準備把這些事告訴尹玉楓時,尹玉楓正一手托着蝴蝶,仔細聆聽對方的聲音。
他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示意她不要打擾。
「難不成你還能聽懂蝴蝶說話?」
青筠白了他一眼。
隨後,尹玉楓便拉着青筠出門。
迎面便看到了辰逸,他說:「師姐,自從你說了大師兄的事。
這幾日我都睡不好。
這件事,我管定了。
我陪你們一起去找思柔。」
青筠看着尹玉楓,尹玉楓點點頭,「讓他去吧。
畢竟你們都是同門。
出了這種事,他也想不通。」
就這樣三人經過一個時辰的路程,總算來到了蝶影口中的城西靈山寺。
青筠一走進寺廟,就有種不好的預感。
她真怕思柔如自己想像般已經遁入空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