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去經年彼岸花開》[此去經年彼岸花開] - 第9章 格外的誠懇

「阿彌陀佛。」
清忘只是閉手合十。
青筠把清忘拉了過來,有點惱了,「思柔,不要以為念幾句阿彌陀佛。
穿一身尼姑服。
就皈依佛門了。
我辛辛苦苦的幫你報仇,幫你換臉。
最後你居然不爭氣的退出。
先不管這場遊戲是輸是贏。
你有沒有想過,我光是為你換臉,花費了多少心思。
多少人一擲千金才能請到我這樣的畫皮師。
所以沒有我的允許,你不能皈依佛門。
這些是你欠我的。」
清忘笑笑,繼續雙手合十,「阿彌陀佛。
罪過罪過。」
青筠聽後,氣得跺腳。
尹玉楓示意她安靜一點,用手指指前面的女子。
青筠順勢看過去,那人一身白衣,粉黛微施。
比起往日濃妝艷抹的蘭欣來說,今日的蘭欣更顯得清麗幾分。
「我聽客棧老闆說,你們來了靈山寺。
於是我也來了。
今日我來這裡,只為求你們救我家相公。
我知道青筠姑娘不是普通人,既然能給丑姑換臉,那麼醫術也定當高超。」
蘭欣突然的改變,讓眾人都有所吃驚。
清忘看着蘭欣,口中親切的喚道:「蘭欣。」
「思柔妹妹,你如今已經遁入空門。
我對你也已經沒有什麼怨恨。
只求你能夠勸青筠姑娘救活我們家的相公。」
蘭欣跪下了,態度顯得格外的誠懇。
看來能夠讓一個女人給自己曾經最恨的人下跪,唯一的辦法,那便是她所恨的人能夠滿足自己心中所想。
青筠摸摸頭髮,做起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她說:「救你家相公不是沒有辦法。
關鍵是你得不再記恨思柔。
從新做人。」
蘭欣點點頭,答應了。
青筠本想把思柔是她親姐姐的事告訴她的,可是話還沒有出口。
便被尹玉楓問了句別的話。
「蘭欣夫人。
你幕後那個替你換臉的畫皮師醫術沒準比青筠更加高超。
你又何必找青筠呢?」
尹玉楓問。
「你怎麼能長別人的威風呢?」
青筠賭氣道。
「那不是別人,是大師兄。
大師兄醫術都比我們兩個好。
你怎麼不找大師兄。」
辰逸也覺得奇怪。
蘭欣此時才明白過來,原來無情是他們的大師兄。
可是為什麼無情要幫自己對付他們呢。
「無情他不是好人。
相公的病就是他給弄出來的。」
蘭欣說完,眼眶又開始紅了。
看到她這樣,思柔心裏更加不好過起來。
她走了過去,扶起思柔,「好妹妹,起來說話。
別總是跪着。
青筠這姑娘是好人。
她一定會幫你救相公的。」
「不,思柔姐姐。
應該是救我們的相公。」
蘭欣答。
「不。
都過去了。
他是你一個人的。
傻妹妹。」
思柔淡淡的答。
青筠實在想不通,這大師兄怎麼把名給改了,墨璟比他的無情好聽多了啊。
還有他為什麼要把柳雲浩弄出病來啊?
「大師兄居然把師父賜的名字給改成了無情。
怪不得做事那麼冷血無情。」
辰逸想想繼續問,「無情為什麼要害你家相公?」
「因為他想謀得柳家裡所有的財產。」
蘭欣答。
「師父從小就教我們要清心寡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