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此山河與你》[從此山河與你] - 第3章:他的深邃

夜幽蘭嘴上雖然說著自己後悔,不想再遵從夜皇的旨意,然而她到底也是做不到的。

想到被握在夜皇手裡的父母,還有太后手裡的姨娘,終究沒有勇氣拆穿一切。

雲清離開後,她將自己關在房間里哭了整整兩個時辰。

去見蕭衍的時候,她的雙眼還有些腫着,蕭衍看着她紅腫的雙眼,問: ”你這是? ”

”臣妾無事。 ”

男人一貫溫潤的臉,此刻沉了沉。

眼底亦是閃過一抹讓夜幽蘭看不懂的深邃。

”朕知道這件事為難你了,是朕思慮不周,你雖和她一同來到南國,但現在到底是朕後宮中的女子,自然和她人無兩樣。 ”

”不是因為這件事。 ”不是為這件事而哭的。

夜幽蘭後面半句沒說出來,顯然他們之間很多事兒也容不得有半分解釋。

一件嫁衣對她來說還真不算什麼,她哭的是她就要堅持不下去,那麼多的人命握在夜皇手裡。

她該如何?

”那是為何? ”男人起身,來到她的身邊,卻也是一米站定,不再靠近半分。

半年前,蕭衍得知雲清就是自己小時候救下且在一起一個月的人後,就再也沒親近後宮半分。

顯然,他在乎那個人。

只是那個人,不是雲清啊!

這話,夜幽蘭怎麼也說不出口。

男人的語氣始終溫柔,然而這份溫柔,更讓夜幽蘭心口撕裂的痛着,搖頭道: ”是夜國司馬府的消息,娘親病了。 ”

隨意的一個借口,哭的合情合理。

夜幽蘭低垂着頭,沒看到男人眼底那一閃而過的緊縮,只聽男人嘆息一聲: ”你既已是我南國的人,心就不要放在夜國了。 ”

語氣中,似乎帶中某種先知的看透。

暗處衣袂閃過,蕭衍坐回自己的位置,溫潤的聲音帶着些許疏離: ”給朕看一下嫁衣的樣式。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