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了吧,你管這叫替補王毅》[瘋了吧,你管這叫替補王毅] - 25 干拔拔死你

施羅德進攻犯規,詹姆斯隊繼續進攻。

詹姆斯有意給王毅做球。

球員之間有矛盾,能在訓練場上解決,是最好的辦法。

王毅依然是不斷在球員之間穿插跑位繞掩護。

施羅德剛才被王毅連着防成兩次,心中的火氣更大。

此時不斷追着王毅,邊追邊嘴裏喊着:

「想在我頭上進球,不可能!」

王毅連着繞了三個掩護,與施羅德拉開了兩個身拉。

跑出右側4度三分線外。

詹姆斯的傳球來的正是時候。

王毅接球,迅速轉身。

唰!

三分球進!

施羅德嘴裏嘟囔了聲:「法克!」

再回過頭來,施羅德再度進攻。

其他人依然拉開,給施羅德和王毅單挑的機會。

施羅德這次增加了很多技術動作。

連續的胯下運球,再加上肩部晃動的假動作。

某刻,迅速拉到了右側,左手抬起,眼看就要合球。

似乎要急停跳投。

王毅當即上前步,打算防守。

但是施羅德卻並未合球。

而是個拜佛,然後低頭,迅速從王毅身邊掠過。

他本身個頭小,速度快。

再加上拜佛動作,哪怕是那些頂尖的防守球員,這下都要被晃過。

然而,王毅出色的橫移速度,再次發揮了優勢。

當施羅德從身邊掠過時,他迅速側身,連着橫移了兩大步。

與施羅德緊緊貼在起。

施羅德沒能完全過掉王毅,只能在上前身猛地往前撲去。

藉著這撲,他上半身與王毅拉開個身位。

在失去平衡的狀態下,單手挑籃。

但王毅那增加2%的橫移速度,可不是蓋的。

身子再次側着,快速橫移。

起跳。

右臂掄圓了。

啪——

個排球扣殺動作。

狠狠將球拍出界外。

這刻,所有人都安靜了。

只有籃球在地板上不斷彈動的響聲,在球館裏回蕩。

嘭——嘭——嘭—嘭—嘭嘭嘭……

所有隊友都難以置信地看着王毅。

他們所震驚的,並不是王毅這個排球大帽。

而是王毅那變態的橫移速度。

側向橫移,竟然能跟上施羅德正面突破的速度。

甚至就連施羅德探身挑籃時,他竟然也能憑藉橫移跟上。

這簡直就是離譜。

「王,怎麼做到的?」

「王,你是怪物嗎?」

「哦天哪,我特么直在和個怪物起打球。」

主教練也是頗為驚訝。

他做主教練這麼多年了,從當年東步的步行者,做到如今西部的湖人。

什麼怪物沒見過。

可從沒見過王毅這種類型的。

這滑步速度也太快了。

詹姆斯則若有所思。

早上王毅直在練習滑步,估計得練了上千次吧。

難道這就是他的特長?

如果是,那也真是天賦異稟了。

畢竟他在聯盟打了9年球了,還從未見過有誰的橫移速度,能比王毅還變態的。

王毅此時居高臨下,俯視着倒在地上的施羅德。

似乎很失望地微微搖了搖頭。

彷彿是在說:就這?

他這人表面看起來,具有東方人的謙遜,和善的特點。

對於隊友,也向是很友好的。

但他也不是沒火氣的。

對於直挑釁自己的,他可不會慣着你。

施羅德從王毅的目光之中,竟然看出了不屑的意思。

這讓他更加惱火。

FUCK!

個區區天短合同球員,竟然敢看不起我。

你給我等着!

接下來,施羅德再次拿球與王毅單挑。

王毅依然憑藉強悍的橫移速度,在施羅德面前築起道密不透風的防線。

施羅德速度再快,也無法突破。

氣得他不斷咬牙切齒。

主教練沃格爾看到王毅的防守,眼睛不禁閃着光。

王毅的防守確實不同了。

比起昨晚在比賽中來,他的橫移速度快了許多。

施羅德這樣以速度見長的小個後衛,竟然也無法突破王毅的防守。

輪到詹姆斯隊進攻時,施羅德雙手狠狠地拍了下地板。

展示着自己的決心。

既然攻不進去,那就防死這個東方小子。

但是,理想是美好的,現實卻總是殘酷得塌糊塗。

他想要追防王毅,王毅卻總能通過不斷的跑位,不斷的繞掩護,找到出手機會。

施羅德本就不是以防守見長的。

他追王毅追得氣喘吁吁,卻連王毅的毛都摸不到。

卻被王毅不斷轟進三分。

他嘴裏不斷說著F開頭的單詞。

當然,他並不是在罵王毅——他還沒敢明目張胆到這種地步。

他這是在表達自己的情緒。

攻攻不進,防防不住。

結果似乎已經註定。

但是,他不甘心。

他不甘心就這樣輸給這個東方小子。

他還要做最後搏。.五⑧①б.℃ō

於是在詹姆斯隊進攻時,他在王毅耳邊說道:

「有種不要繞掩護,就光明正大,對單挑!」

王毅聽了,無奈地搖了搖頭。

他本來還不想這樣羞辱小黑。

但既然你自己找虐,那就怪不得我了。

想到這裡,王毅沒有再去跑位繞掩護。

而是就站在三分線外,伸手要球。

施羅德則死死頂着王毅的後背。

他看過王毅這兩場比賽,知道王毅幾乎沒有持球突破能力。

所以只要他卡死王毅的位置,讓王毅難受。

他就不信王毅還能命中這麼多三分。

詹姆斯見王毅要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