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局就是仙門道子》[開局就是仙門道子] - 第八章 好哥哥和好爸爸

蘇利原重新接手了青澤的護道任務,對着蘇利原客氣了一番後,青澤帶着粘着自己一步都不離開的邵秋蝶踏上了仙舟。

仙舟的控制權,青惜霜已經全權交給了青澤。本來她也想跟着自己兒子一起去墨鳶齋,卻被儲盼蘭給攔了下來。

當初跟墨鳶齋聯姻就是青惜霜死活不同意,兩邊關係才僵持起來的,因為是她出來拒絕,所以後面傳出來就是兩派掌教鬧僵了。要不是青澤親自上門道歉,恐怕兩派的關係都要下到零點了。

這要是讓青惜霜跟着過去,以墨鳶齋對澤兒的熱情,再加上那不要臉的丫頭一口一個娘親的喊着,青惜霜不得把墨鳶齋上上下下鬧個底朝天才怪了。

目送着仙舟離去,儲盼蘭來到了青惜霜居住的行宮之前。

「澤兒我已經送走了,你就不用天天擔心這擔心那。有着蘇老頭跟着,澤兒不會出事的。」

「我都被你軟禁起來了,你說啥我有反抗的餘地嗎?」

行宮傳出青惜霜不滿的嬌哼聲,要不是打不過這傢伙,這個掌教位置她一定要上去坐幾天。

不說還好,一說儲盼蘭也生氣了。這傢伙一天到晚為了自己兒子捅簍子,她天天跟在後面擦屁股擦的手都疼了。

也不知道當初那個一臉冷清,成熟穩重的霜仙子去哪了。

「你就跟我好好待幾天,反思反思吧。」儲盼蘭沒好氣的說完,也不理會開始青惜霜的嘀咕,轉身就走。

不談這兩人之間的糾葛,現在在仙舟上的青澤也是盡量跟靜半蓮五人在一起,他總感覺現在像是一頭被餓狼盯上的羊羔。

青澤的感覺沒錯,此時正在卧室中的邵秋蝶正坐在化妝台前,看着自己那張清冷的瓜子臉,眉角試探性的挑了挑,想要做出一點魅惑的表情。

「看來我還是不太適合做這些。」雙手撐着自己的下巴,邵秋蝶泄氣的想着。

只不過這次顏莞然不在,豈不是生米煮成熟飯的大好機會。

「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幹了。」揮舞着拳頭,邵秋蝶跟自己打氣。

白天青澤還可以跟靜半蓮她們一起聊天,但是晚上青澤卻沒有辦法再留下來了。為了躲開秋蝶,青澤又在甲板上吹了大約兩小時的涼風。

「應該睡著了吧。」路過邵秋蝶房間,青澤下意識屏住了呼吸,聆聽房間內的動靜。

在感受到邵秋蝶均勻的呼吸聲後,青澤鬆了口氣,看來今天沒有大礙了。以前因為顏莞然在,兩人互相壓制,他才得以安然無恙。

現在顏莞然不在,以邵秋蝶這個切開後全是黑的性格,青澤只能自求多福。

攧手攧腳來到自己房間,輕輕合上門後,青澤才算是長長出了一口氣。

來到床邊,青澤無力的躺了上去,一想到來回七天都要這麼折騰,他就心累。

「要不是先天道體不能在元嬰期破身,我肯定讓你們兩個知道什麼叫打妖精的大棒。」

在單獨一人的時候,青澤也從那溫文儒雅,風度翩翩大師兄的人設中脫離了出來。

先天道體的一縷先天道氣必須在化嬰的時候,才能徹底煉化,而且破身的話,這一縷道氣就會消散。

這也就是青澤一直拿這兩人沒辦法的原因,顏莞然和邵秋蝶都是聖天道教中長老的女兒,比青澤出生就晚一年,可以說三人是感情極好的青梅竹馬。

一直以來青澤都是一副好哥哥的模樣,照顧着這兩位小師妹,而面對性格好,樣貌好的青澤,逐漸長大的兩人,理所當然的就開始感情變質了。

青澤也不是木頭,兩人的心思他也明白,不過他也只能躲着。不是他不想回應,只是他現在人設搞得他整個人都極其彆扭。

溫文儒雅的道子主動對門內師妹主動出手,一出手還是兩個。別人失望他不在乎,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