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的妖孽徒弟》[女神的妖孽徒弟] - 第三章 誰教訓誰?

楚飛開了門,卻見三個大漢凶神惡煞的堵在門口。穿着黑色背心,露出了胸口和手臂上那健碩的肌肉和一些亂七八糟的紋身。

不正是彪子他們三個嗎?

自從自己在這住下後便一直來收保護費,不交便打,而楚飛哪裡捨得那些錢?每次都是偷偷進出躲着他們。沒想到這次竟然直接晚上來了!

”小子!再躲啊?我看你能躲到哪去! ”

彪子看着楚飛冷笑着說道,別人都是乖乖的交保護費,唯獨這小子表面乖乖的但之後便一直躲着他們,每次來都沒人,可壞了!

”以後不躲了。 ”楚飛卻是面無表情的看着他們。

”哦,那你是要乖乖交保護費了?之前幾次快給老子補上,不然讓你吃不了兜着走! ”

”保護費?以後不交了。 ”

”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 ”說著三人便不懷好意的看着楚飛便欲進來。

楚飛哪能讓他們進房間?立馬伸出手攔在了門口。

”哎?有什麼事在外面解決,別進去。 ”雖然心裏也有點慌,這三個大漢看起來壯壯的也不知道現在自己是不是他們對手,但想着師父的吩咐,還是決不能讓他們進去的。

”哦呦!小子還挺狂啊?你真把自己當個人物看了? ”說著其中一個大漢便伸出一隻手朝楚飛胸口伸來。

楚飛正奇怪着他這動作怎麼這麼慢,卻已經被抓住了胸口的衣服。

大漢順其自然的便欲單手把楚飛抓起來,看起來有點瘦弱的楚飛他根本沒放眼裡。

而楚飛這也才意識到全是修鍊的的結果,伸出手用力一抓,卻只聽 ”咔嚓 ”一聲。

”嘶! ”經常舔着刀口過日子的大漢卻也受不了手骨短裂的疼痛,直接捂着手跪了下來。

剛剛還一臉隨意的兩個同伴驚訝的看着楚飛,他們根本沒注意到楚飛做了什麼。

而楚飛也驚訝的看着自己的雙手,剛剛他可是切身體會到的,自己習慣性的用力去抓,而那大漢的手卻脆弱無比,一用力便這樣了。

兩個人見不對勁立馬從口袋中拿出一把小刀朝楚飛砍來。

而楚飛這次卻沒有大意,清晰的看到小刀的痕迹,一個側身躲過了兩把小刀,雙手成拳朝兩人肚子轟去,稍微控制着力道,免得一下把人打死。

儘管楚飛控制了力道,但又哪是平常人所受得了?

兩人立刻也疼的松下刀子捂着肚子蹲了下來,嘴角還有一絲絲血跡往外流着。

”還不快點滾? ”楚飛卻是淡然的看着他們說道。

兩人聽到連忙扶起趴在地上手骨斷裂的大漢踉踉蹌蹌的嚇也似的跑了。

不用問也知道,定又是那楊連城請的人。這也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之前就百般針對嘲諷自己,這次更是花錢請人來教訓自己。

之前是自己沒辦法只能處處忍讓,以後可要好好想想辦法教訓教訓他們。

回了房間,石缸已然不見,而葉嵐又是一臉嚴肅的在那運着功,看來傷勢還是沒有恢復,也不知道是受了多大的內傷。

再次打了個電話給女友,卻又是不接,也不知道怎麼了,最近她總是疏遠着自己。

今晚沒有去擺攤,酒吧可不能不去。

楚飛也沒多想連忙收拾了下房間就趕忙出門了。

……

夜色酒吧。

急促的霓虹燈光吸引着一個又一個**而又需要安慰的心靈,空氣中瀰漫著煙酒的味道,音樂開到最大,震耳欲聾。

男女都在舞池裡瘋狂的扭動着自己的腰肢與臀部,打扮冷艷的女子嘻嘻哈哈的混在男人堆裏面玩,說著輕佻的語言挑逗着那些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男人。女人嫵媚的縮在男人的懷抱裏面唧唧我我,男人一邊喝酒,一邊調戲着女人。

旁邊昏暗的燈光下,楚飛隨着音樂輕輕搖擺着身體,優雅的調配着一杯五彩的雞尾酒。

楚飛邊調着酒,邊控制着自己體內的真氣,愈加控制,楚飛便發現這些真氣越來越聽話,逐漸真正意義上成為自己身體的一部分。

楚飛也發現,把真氣調集到身體的各個地方都有着不同的作用,譬如調到手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