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的妖孽徒弟》[女神的妖孽徒弟] - 第七章 綁匪楚飛

中午剛下課,楚飛剛準備去買兩份飯回去和師父一起吃,卻被周力給攔下了。

”楚哥,走,一起吃午飯去,這頓我請。 ”周力直接拉住了楚飛說道。

”不用了,我早點回去了。 ”

”這哪行?楚哥你今天這頓飯說什麼也要來吃,那麼著急回去幹嗎?難不成家裡藏女人了不成? ”周力哪會讓他走?死命抓住他說道。

藏女人?貌似還是真的,楚飛摸了摸鼻子想到。

”好了好了走吧! ”周力說著便拉着楚飛向學校旁邊的步行街走去。

”好吧好吧,不過吃完我就回去,回去我還有事呢。 ”

見實在拗不過周力,楚飛也只能答應。

”好的知道了,也不知道什麼事,神神秘秘的! ”周力笑着說道。

兩人說著便收拾東西便往學校旁的西步行街走去,那裡有家老菜館,便宜又好吃。

東海大學位於東海市西城區大學城中,而西步行街又是這裡最繁華的小吃街,恰逢飯點,自然是人流擁擠。

楚飛兩人抄着小道從建築間穿過去,這條路還是楚飛來這上學一年多才發現,走得惹很少,穿過便可直接到步行街,很是方便。

兩人正走着,迎面卻走來一中年人,肩膀上扛着一個女子。

這不會是人販子吧?兩人都是驚訝的看着他。

而他也看到了楚飛二人,睜大了眼對視一會兒便連忙掉頭跑去,明顯是做賊心虛。

”快,抓住他! ”周力大喊。

楚飛卻已直接箭步沖了上去。

三兩步便追上了他,一急之下用力抓住中年男子肩膀一拉,他便一下子往後倒了下來,摔了個腳朝天。

楚飛連忙扶起女子,卻是眼前一亮。皮膚白皙如凝脂,美麗脖頸像蝤蠐一般,真是傾國傾城。眼眸半睜着,顯然是昏迷了。

”這不是陳夢雨嗎? ”後面趕來的周力來不及感嘆楚飛的速度看到楚飛懷中的女子驚訝的說道。

”陳夢雨?你認識? ”楚飛卻是不認識這女子,而周力似乎認識。

”陳夢雨你不知道?咱們東海大學四大校花之一啊! ”周力看着昏迷中的陳夢雨臉竟然有點紅了的說道。

”這麼一說我倒想起來了。 ”

林芷兒與陳夢雨都是東大校花之一,但顯然陳夢雨更為出名,只因陳家是東大最大的股東,而陳氏集團在東海市更是出名。楚飛聽過她,卻是未曾見過她,每次出現圍觀的人那麼多,他哪有功夫去擠?

傅邦心裏真是日了狗了,他本是一個小混混而已,前兩天正愁着怎麼還賭債,卻是出現一個陌生年輕人在自己家中讓他去綁架這女人,並承諾一大筆傭金。

綁架是犯法事傅邦哪敢願意?卻直接被揍了一頓。現在想起那個人傅邦便感覺恐怖,直接一拳便把自己家的牆給打穿了。

這哪是人啊?傅邦當時就嚇得坐在地上。

傅邦本是本地人,熟悉環境又實在迫於欠債,便索性答應下來。

誰知今天本來很是順利,卻不想與這兩小夥子撞了個正着。

人是綁不了了,兩個人自己根本打不過,而且那個年輕人那麼猛,摔的自己這麼疼,現在只能溜走再說了。

正躺在地上裝暈過去,卻見這兩小夥子正圍着那女子一陣圍觀,畢竟是年輕人啊!

趁他們不注意,連忙手腳並用的爬了起來就準備趕緊溜。

剛想溜,一隻腳卻被拽住怎麼用了也拉不動,無奈回頭一看,又是剛剛那個年輕人!頭也不回的隨意抓住了自己的腳。

”怎麼?還想跑? ”楚飛回過頭好笑似的說道。

”小夥子,不對,大爺,您放過我吧!我真的是第一次啊! ”看着楚飛的笑,傅邦卻是害怕的求饒道。

”做這種事想跑?你想的倒挺好!今天哪也別想去,和我去警局去! ”周力看到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