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的妖孽徒弟》[女神的妖孽徒弟] - 第九章 誰是你三叔?

接近黃昏的東海大學人已經不多,熙熙攘攘的行人有說有笑的走着。

楚飛卻是焦急的逆着人群向教學樓跑去。

”嘶! ”跑一半楚飛疼的停了下來。

剛剛那一下自己根本沒有任何防備,受傷不輕。楚飛感覺那羅宏的實力至少有鍊氣中期甚至後期,而自己才不過剛至初期而已。

內髒的疼痛下,楚飛感覺自己幾乎不能調動真氣,稍微調動點到肩膀那,頓時舒服不少,但楚飛又立馬撤去真氣。

等會兒指不定會怎樣,雖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對手,但周力畢竟是因為自己出事,那則短訊明顯是針對自己才對付周力的。

而楚飛現在也必須儘快過去把周力救出來,至於真氣,能省則省,希望還能對付他們。

忍着疼痛,楚飛繼續朝那跑去。

教學樓頂。

”楊哥,這樣真的不會出事嗎?我們這是在犯法了啊! ”史凱看了看被綁在那的周力有點害怕的說道,邊說著還邊朝四周看看,生怕被人發現他們在這。

”怕什麼?小凱你怎麼這麼慫?像我楊連城小弟的樣嗎?我三叔在這能出什麼事?今天我倒要看看楚飛能怎麼辦? ”一旁的楊連城聽到卻是鄙視着說道,說完還得意的朝旁邊的壯漢看去。

”是是! ”史凱嘴上說著但卻仍然有點擔心的看了看他旁邊的那三叔。

他三叔史凱也是聽過點,在這西城區也是挺出名的,能打人又狠,更重要的是他是這片地頭蛇黃老大的眼前紅人,一直罩着他。

年級稍大,但身形依然壯碩,漏出來的手臂上一圈圈的肌肉上又是一道道還沒完全癒合的傷口,顯然動過不知道多少刀子,而最令人害怕的則是臉上那一道幾乎貫穿整個臉的刀疤,而這也是他的名號來源 ”刀疤 ”。

而另史凱擔心的是,這所謂的刀疤他也是第一次親眼所見,雖能感受到他很能打,但他竟然只自己一個人過來,而且一隻手還綁着石膏。

這不是來坑爹嗎?你再能打一個人還受傷着來?那楚飛又不是平常人,彪子他們三個壯漢都打不過!史凱心裏真的一陣發虛。

一旁刀疤卻是完全沒有理他們的對話,侄子喊自己來教訓一個人他便索性答應了,一個大學上而已有什麼難的?那些從小就不學好混的小夥子也被自己憑老道和狠整的死死的,何況這些舞文弄墨的大學生?倒是這個被自己打暈過去的小子有點眼熟,似乎在哪裡見過,但仔細想又想不起來。

想到這,刀疤卻不禁想起了上次在酒吧的那個年輕人,不禁身子有點發冷,現在都有點害怕。看起來普普通通的一個年輕人,怎麼那麼可怕?竟然連三爺都不是他的對手!三爺的底細,身為黃老大心腹的他還是知道點的。

正想着,刀疤便看到了上了天台的楚飛,不敢相信,不會是自己眼花了吧?

揉了揉眼睛,再自己看去,還真是他?他,他怎麼來這了?對了,地上這小子,不就是他上次救的人嗎?刀疤一下子想通了,後悔萬分。

楊連城二人根本沒注意到身旁刀疤臉色的變化,如果他們看到一定會很驚訝,一向以膽大人狠出名的刀疤現在卻露出了極其害怕的神色。

見到楚飛上來,楊連城便什麼話也不說,得意的站在那,四十五度仰望天空,這個逼一定要裝好!想想今天上午的自己,楊連城就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同時也恨死了楚飛。讓自己想想今天要怎麼教訓他,打一頓放走?不行,太便宜了!一定要好好羞辱他!

楚飛卻是不知道內心戲那麼豐富的楊連城在那怎樣的YY着怎麼羞辱自己,一上來便看到被綁住手腳丟在地上的周力。臉正好對着自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