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骨暖婚:總裁花式寵》[入骨暖婚:總裁花式寵] - 第2章:一大家子戲精

第2章:一大家子戲精

千雪哭了一會就是有人來敲門,嚇得她一陣驚慌失措,她抬手胡亂的擦了下眼淚,警惕的問:「誰?」

「少奶奶,少爺讓我來跟你說該下去給各位長輩敬茶了。」

門外傳來了僕人的聲音。

敬茶?

那不是明天早上的事嗎?

千雪心裏有些疑惑,但還是出聲應道:「我知道了,我換件衣服就下去。」

音落,她聽到門外僕人離開的腳步聲。

想到樓下司家一大家子在等她,千雪趕忙起身走到衣櫃前,從裡頭挑了件紅色的禮服換上,然後走到鏡子前把自己狼狽的妝容整理了下,確定不會讓人看出痕迹後,她才走出休息室。

一出門,她就看到司幕辰站在樓道上,背靠着牆,手裡夾着一根雪茄時不時的雲吞吐霧,明亮的燈光打在他俊美如刀鑿般的臉上,襯得他越發的迷人,遠遠看去猶如出自藝術家的精美畫卷。千雪一時間不由閃了神,直到一記低沉的咳嗽聲在她耳邊驟然響起。

「咳!咳!」

「那……那個不是說要下去敬茶嗎?」

看着不知何時走到她面前的司幕辰,千雪一陣心虛,頓時耷拉着腦袋,緊張的擺弄着手指,低聲說道。

「你不是為了司家大少奶奶的名份你什麼都可以捨出去嗎?」司幕辰目光冷冽的凝視着她,薄唇微揚,不答反問。

千雪聞言愣了下,抬起頭,一臉迷惑。

「到了樓下,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你心裏最好有個數,否則別說是你,千家以後別想在M國立足。」不帶一絲感情的撂下狠話,司幕辰抬起修長的腿直接越過她,向著樓梯口走去。

望着他冷傲的背影,千雪一愣。

他在這裡等她就為了跟她說這些話?

他是什麼意思?

什麼叫該說,什麼叫不該說?

不就是敬個茶嗎?

怎麼聽他的話好似這敬茶沒那麼簡單?

揣着疑惑,千雪跟着司幕辰來到樓下大廳,腳剛踏下樓梯,看到在坐的一整廳人,冷不防給震撼到了。

雖然在結婚前,她那個爸爸就跟她說了好幾次,司家是M國三大世家之首,掌握着M國的經濟命脈,用古代皇族來形容並不為過。所以,司家內部關係錯綜複雜,需小心應對。

她原以為再複雜的局面也是結婚後的事,沒想到結婚當晚就來了,難怪司幕辰剛在樓上會對她說那樣的話。

這哪是敬茶,分明就是打戰。

「怎麼,怕了?」

感覺到千雪的緊張,司幕辰側眸斜掃了她一眼,似笑非笑,語氣里充滿譏誚。

千雪輕咬了下唇,沒說話,但臉上的神情卻出賣了她心裏的情緒。

沒錯,她是怕了。

眼前這一大群人一看就不是好對付的主,而她不過是個替嫁的冒牌貨,要是身份被揭穿,自己受罰倒也罷,她就怕到時會連累她躺在醫院裏的妹妹。

「大少爺,大少奶奶,該給老夫人和各位長輩敬茶了。」

就在千雪出神之際,一名約摸五十來歲的男人朝她和司幕辰走過來,畢恭畢敬的提醒。

司幕辰點下頭,側頭對千雪說道:「走吧。」

「嗯。」

千雪低低應了聲,抬腳跟在他身側。這時,掌心忽然一暖,低眸一看,司幕辰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