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骨暖婚:總裁花式寵》[入骨暖婚:總裁花式寵] - 第3章: 假新郎,假新娘

第3章: 假新郎,假新娘

驟然聽到自己的名字,千雪臉色微變,手一抖一個不小心打翻了托盤上的茶。

厲氏見此,故作驚訝:「千凝這是怎麼了?聽到自家妹妹的名字這麼激動。」

「沒事,茶太燙了。」

千雪隨口扯了個借口,為免讓人懷疑,她忙抬手放到唇邊吹了下氣。

「沒事吧?」

見千雪失手,司幕辰側身微轉,握住她被燙傷的手看了看,看似關心實則在警告她小心點。

看他這麼寶貝千雪,厲氏似笑非笑的調侃:「瞧這幕陽心疼的,要不是親眼看到,我都不敢相信之前抗拒這樁婚事的人是他呢。」

「誰說不是呢。」站在冷氏旁邊的司幕辰的三伯母親於氏幫腔道,「不過這千凝剛這茶倒得還真有點巧,知道是茶水燙了,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就是千雪呢。」

「三嫂,你言情小說看多了吧,以為真有什麼替婚代嫁的?也不想想我們司家是什麼樣的人家,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嫁進來的嗎?」冷睨了千雪一眼,冷氏笑着搭腔。

「二嫂說得是。這與千家的婚事要不是老爺子生前堅持,哪裡輪得上他們這個破落戶啊。」見在場的宗親面沒人想要聲援千雪的意思,於氏頓時更壯了膽子,尖酸的諷刺。

當眾被人如此輕賤,千雪面色一陣青一陣白,張口就想還擊,但轉念想到逞口舌之快很可能讓事情一發不可收拾,不得不咬牙隱忍。

這時,一道冷冽如冰的聲音自耳邊驟然響起,「千家就算是個破落戶,那怎麼也比十八線的小歌星靠爬床上位來得強。」

爬床上位!

驟然聽到這幾個字,千雪一雙眼睛瞪得像銅鈴般大小,說不出的震驚。

「司幕陽,你……」

於氏萬萬沒想到司幕辰竟如此目無尊長,當眾戳她的脊梁骨,瞬間刷白一張臉,說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難怪現在的小孩子一個個的夢想不是網紅就是明星,原來風氣是帶出來的。」隨着司幕辰的話,千雪低聲附和了句。

「你說什麼?」

聽到千雪的話,於氏眸光一沉,揚手就朝她甩過去。司幕陽是嫡孫長子,她不敢拿他怎樣,可她姓千的算什麼東西,也敢諷刺她。

「三伯母,請自重。千凝怎麼說是嫡孫長媳,還輪不到你來打。」

於氏的手剛甩出去,指尖都還沒碰到千雪一根頭髮就被司幕陽擋了下來,用力的扣在手上,他厲眸一沉,那幽深的眼神如同深不見底的漩渦,隨時能把人吞噬了般,看得於氏心裏直發顫。

千雪見狀,晶亮的眸光迅速的掠過一抹報復之色,不怕死地說:「三伯母,我不過隨口一說,你怎麼這麼生氣啊?該不會幕陽剛說的那個人是你吧?」

「你……」於氏氣得面紅耳赤,當下想弄死她的死都有了,耐何手被司幕辰禁錮住,只能用着眼睛憤恨的瞪着她。

因為司幕辰的出手,寬敞的大廳瞬間陷入一片死寂,在場坐的人心思各異的朝他投去玩味的眼神,彷彿都很好奇向來殺伐果斷的他會怎麼處理於氏。

「放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