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血之途》[神血之途] - 第5章 誰都能揍我?

一兩銀子聽起來多,馬明宇用腳趾都能想得到若分次寫作業,自己拿到的絕對不止一兩銀子。

果然是不學無術杜少爺,連最基本的賬都不會算。

「還是論次給吧,我可能要給孫家少爺寫作業了。」

杜望春剛剛才挑釁完孫紹駿,怎麼可能讓孫紹駿攀上李孟海的關係,李孟海的學問得是我自己獨享才行的。

他有些着急,「你怎麼能……」

發現自己聲音大了些,孫紹駿等同學都轉過頭來看自己,還是一樣的鄙視眼神,杜望春趕緊壓低了聲音,「你不能給孫紹駿寫作業。」

馬明宇靈光一閃,引進競爭機制才能體現自己的價值,

「杜少爺,我這作業可是獨一份連先生都誇讚的好。若是流傳出去,別說族中親人誇讚,說不定還能得京中閨秀們的青睞。就算上不得金殿當狀元求取功名,可說一門極好的親事,是極有可能的。有才之人,那可是大有前途的。孫少爺也想試試被誇讚的滋味,我也能寫得過來,自然是多寫幾分作業多掙幾文錢了。」

不過順嘴胡說抬高價格,比馬明宇大得一歲的杜望春卻是眼睛一亮,圓溜溜的小眼睛一轉,

「你別給孫紹駿或者誰寫作業,專門只給我寫,我將我爹娘給的所有好處都給你。」

說著,從懷裡掏出一張金葉子悄悄遞過來,抬了抬下巴一臉諂媚,

「昨日我娘給了我一張金葉子,若是寫得好,日後還有。我爹……我爹昨日給了我五兩銀子……我請人喝酒喝沒了,下次一定給你補上。」

馬明宇震驚了,他知道杜甫的詩寫得極好,卻不知道杜甫的詩在這個世界這麼值錢。

為了應付作業隨便搬運一首「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這樣的詩,居然值一張金葉子以及五兩銀子。

知識果然是金錢,有錢人的生意做得!

馬明宇雖然急切盼望着掙錢帶阿婆離開李家莊,可這只是自己計劃的第一步。

終究要離開的是這個世界,掙錢只是短期計劃,回家才是終極目標。

另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雖然馬明宇知道金葉子值錢,可金葉子到底能換多少東西,他沒概念。

金葉子這麼高級的東西,不是他這種身上只有二兩碎銀,每日計算的都是一兩文錢的穿越人士能夠在半個月內知道的。

貧窮限制了馬明宇的想像,信息不全也限制了他的想像。

杜望春見馬明宇呆立當場,知道他被金葉子震住了,畢竟窮人嘛,哪兒見過金葉子這種高級東西。

得意地說,「想不到吧?我也沒想到,這是我娘第一次給我金葉子。我娘說了,養我十六年,第一次讓她長臉了。你放心,只要你好好給我寫詩文,以後我娘還能給金葉子。」

馬明宇確實被金葉子震住了,可他覺得杜望春想法太過單純,十六年來第一次長臉,值得一片金葉子。

你若天天讓你娘長臉,最後只怕連一兩銀子都拿不到,這叫邊際效應遞減法則。

這個世界確實沒有唐詩宋詞,馬明宇也確實能將唐詩宋詞倒背如流,可當寫好詩文這個技能變得尋常,誰還會天天給你金葉子?

你爹娘若是跟你一般傻,只怕也掙不下這麼大的家業來。

「金葉子我不能要。」

馬明宇想的是邊際效應遞減法則,還是廣撒網掙錢靠譜。

杜望春急了,窮人之所以窮,果然是有原因的,送上門的銀錢都不要,傻不傻?

「金葉子你都不要,難道你真想給孫紹駿他們寫作業?咱倆這麼好兄弟,你不幫哥哥我,你幫孫紹駿?你不知道平日里孫紹駿是怎麼刻薄我的,就光看見我今日風光了?」

看,要成為杜望春的好兄弟就這麼簡單,只需要十天半月時間做同桌,再給他搬運三五日詩文。

「杜望春,金葉子太金貴了,我不能要。」

作為一個攢夠錢就要閃人的穿越人士,馬明宇覺得大家保持單純的金錢關係比較輕鬆。

杜望春鬆了口氣,「金葉子雖然金貴,可比起我的前程,那倒也算不得什麼。好兄弟,你只要幫哥哥寫好詩文,只要我能說得一門好親事,十箱八箱黃金不在話下。」

馬明宇默默地嘆了口氣,地主家的傻兒子都這麼好忽悠的嗎?

兩人你來我往地推着金葉子,已經忘了學堂里這麼多雙眼睛看着他們。

這些目光中,有孫紹駿之類若有所思意有所指的,也有大部分羨慕嫉妒震驚,更有極個別貪婪狠絕的。

最終,馬明宇還是留下了這片金葉子。

對於杜望春這種地主家的傻兒子,你拿了他的銀錢,他才覺得你聽進去了他的話,才放得下心來。

從杜望春的角度而言,他倒不認為除了銀錢以外,真能跟馬明宇這種真正有才之人攀上兄弟關係。

但是馬明宇願意認銀錢就很好啊,家裡什麼都缺,唯獨不缺銀錢,這不是一拍即合的好事嗎?

張先生拿了弟子詩文作業進來的時候,看到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杜望春李孟海二人身上,杜望春又像塊麥芽糖一樣黏在李孟海身上。

教了這個班三個多月了,他如何不知道杜望春真實水平如何?

自從李孟海進得這個班,好巧不巧地跟杜望春做了同桌,杜望春詩文就突飛猛進至文采斐然震驚天下的程度。

如果這真是杜望春寫出來的,他可以表演當場吃桌子。

生吃。

可李孟海有這樣的才情,為什麼他還要來學堂呢?

自己根本教不了有這般才學的學生,除了用全班誦讀的方式表達對他詩文的欣賞以外,還能做什麼呢?

不過,張先生還是覺得有些奇怪,李孟海小小年紀如何能寫出這般意境的詩文。

寫出來也就罷了,為什麼他一點文人的孤高氣質都沒有,居然能為了幾文小錢就把詩文給杜望春。

世道不好啊,讀書人都沒有孤高氣節了。

就沖他倆方才這般拉扯的勁,杜望春這次得下血本了吧?

不管李孟海這孩子到底如何考慮,張先生還是決定了,正視李孟海的才學,將他寫的這些詩文傳誦出去,總有一天,這孩子會因此而受益。

家境貧寒的孩子常常為了眼前的利益而忽略長期的發展,作為雲山學堂的先生,遇到這麼一個百年難遇的人才,他有責任幫這孩子把控住他的人生。

至於賣詩文換錢……張先生沒想好怎麼勸阻李孟海,畢竟李孟海進來的時候就知道他家境貧寒。

先慢慢觀察着吧,張先生意味深長地看了看杜李二人。

放學後,馬明宇急沖沖地往李家莊趕,他知道阿婆仍會在村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