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血之途》[神血之途] - 第8章 膝蓋不好跪不了

杜望春一點自己惹了事的自覺性都沒有,看着地上躺着的一群混混,還裝模作樣抱拳跟遠處圍觀的吃瓜群眾打招呼,一副想顯擺又故作低調的模樣。

知道的是馬明宇動手揍人,不知道的還以為杜望春動的手呢。

享受完一圈驚詫的眼神,杜望春地主家傻兒子的那股勁實在是下不去了,蹲在已經看不出原本模樣的王老實面前。

「老實哥,我叫你一聲哥,能不能看在兄弟我的面子上,這事兒就這麼過了?」

馬明宇不知道該說杜望春是傻呢還是傻呢,既然你都知道王老實惹不得,這事就這麼過了,剛才你這麼神勇地先動腳踹人幹嘛呢?

可話說回來,他知道王老實惹不得居然肯為自己出頭,這筆賬記到馬明宇頭上,他也只有認了。

這一次,他終於感覺到杜望春不僅僅把自己當成幫寫作業的NPC,而是能夠同甘苦的兄弟了。

王老實嘟囔了句什麼,嘴太腫了,聽不清楚。

臉也太腫了,看不出他的臉色或者眼神。

要說杜望春傻吧,他也還沒傻到底,「兄弟,老實哥說同意,那咱們就走了吧。」

說著,還伸手替王老實擦了擦嘴角的血水,

「兄弟,冤家宜解不宜結,咱們不打不相識,以後就是朋友了啊。」

要不是雙方又一次動了手,或者馬明宇單方面又一次群毆了他們,事情完全沒有迴旋的餘地,要不是莫吭聲已經跑去搬救兵了,馬明宇簡直要給杜望春點贊了。

這會子他腦子還挺清醒的嘛,知道「冤家宜解不宜結」、知道「不打不相識」,可不打不相識不是自己這一方碾壓式地揍人啊。

我去,莫吭聲搬救兵去了,我還在這裡磨蹭什麼啊,趕緊閃人啊。

杜望春十分想將馬明宇護送回家,順便聊一聊他這一身本事是如何來的,要知道能文能武的人,那可是寶貝啊。

文能讓張先生當堂誦讀賞析得爹娘讚賞,武能拳打腳踢暴打王老實,這種人才,必須得好好供起來。

馬明宇擺脫想跟自己攀談杜望春,快速向李家莊跑去。

還沒跑出二里地呢,莫吭聲像被掐住脖子一樣的鴨嗓子在後面嘶啞着,「就是他!」

馬明宇腳下略一停頓,自己再往李家莊跑,那不是當著阿婆的面被揍,讓她老人家更擔心嗎?

唉,我動手打了你們,你們還回來也正常,反正我也死不了,大不了這次多痛幾天吧。

就這麼一停頓,「咻」地一聲響,緊接着莫吭聲拉長的鴨嗓子,「四爺…..」

馬明宇本能地扭身一讓,「噗通」又一聲,莫吭聲摔趴在自己身前丈許遠,半天都爬不起來了。

他搬的這救兵是個狠角色啊,自己人都扔。

馬明宇調整一下自己的面部肌肉,堆了滿臉的笑,轉過身來。

眼前是一個身形頗為消瘦的中年漢子,一線天眼睛雖小可眼神銳利,臉上沒有二兩肉,顴骨突兀得完全可當刻刀了,頭髮很長又沒梳理整齊,隨風這麼一飄散,比阿飄還像阿飄。

他個子極高,灰色長衫像個布袋一樣籠在消瘦的身上,風一吹,鼓得像個燈籠。

「四爺…….那啥,大駕光臨有失遠迎啊……」

只有一個救兵,哪怕他再厲害,自己也能活下來吧?

拼着挨了這頓打,日後這恩怨就結清了。

消瘦漢子上下移動着頭打量馬明宇,大概是眼睛太小了,視幅比較窄,不移動腦袋看不完整。

看到馬明宇也一樣鼻青臉腫的,臉色稍微鬆緩了些,「跪下!」

聲音跟他身形一樣,乾癟得讓人想給他倒杯水潤潤。

馬明宇愣了一下,你要打我,直接動手就是了,讓我跪下這是什麼愛好?

莫吭聲終於爬了起來,嘟囔着哼了一句什麼。

消瘦漢子一抬手,一絲銀線越過馬明宇打在莫吭聲身上,「噗」地一聲,他又趴下了。

「跪下,我饒你不死。」

馬明宇能預期自己少不了一頓揍,可跪下這事超出了他的預期,他得先在心底給自己做做心理建設,才能消化這個消息。

消瘦漢子見馬明宇愣在當場,明顯不想跪了,又一抬手,一絲銀線打在馬明宇膝蓋上。

「呲」地一聲輕響,馬明宇覺得自己膝蓋骨像被寒冰蓋住一樣,忍不住哆嗦了起來。

消瘦漢子見馬明宇不過哆嗦一下,也愣了,五指張開,一片片銀白色雪花從掌心飛出,衝著馬明宇旋轉着飛舞而來。

銀白色雪花將馬明宇完全籠罩在其中,一下將他凍得牙齒打顫渾身哆嗦,是真的雪啊。

剛開始這雪還能讓他感覺到冷,還能哆嗦一下,不過片刻,馬明宇覺得自己被雪凍僵了,四肢、臉龐都僵硬了。

馬明宇一點都不懷疑,再過得一會兒,自己能被消瘦漢子弄成冰雕。

消瘦漢子冷笑一聲,指尖又一絲銀線溢出,直直打在馬明宇右膝上。

「嗵」地一聲,馬明宇身形一偏,右膝重重地磕在地上,即使四肢僵直沒有痛感,馬明宇也知道自己膝蓋受傷了。

原本還想給自己做做心理建設,看看能不能接受給別人下跪磕頭的馬明宇倔脾氣立刻上來了。

他像個機械人一樣伸着僵直的胳膊撐住膝蓋,拚命想讓自己站起來,可雙腳一點力都承不住,硬是撐不起來。

越是撐不起來,馬明宇越是犟上了,摸索着將手掌放到嘴邊,像叼塊冰一樣,「咔吧」咬了一口。

這一口下去,手上冰冷的感覺緩了些,趕緊按住膝蓋,想把自己撐起來。

消瘦漢子冷笑着抬手,「你這樣的人,老夫可不是第一次見了。跪下,爬過來,你就是我的人。」

怪不得王老實他們面對打不過的馬明宇能夠毫無心理壓力地跪下,這是跪出了經驗跪沒了尊嚴的,駕輕就熟啊。

可他不是王老實,他是接受過現代文明教育的馬明宇,士可殺不可辱這句話,不用想都會在他腦子裡自動浮現。

都這時候了,馬明宇還能想些有的沒的,心理素質還是挺不錯的。

消瘦漢子手指一彎,一絲銀線向馬明宇左膝蓋激射過來。

馬明宇知道這一下若是給他擊中,自己就算想倔強都沒得倔強了,不及思考,往下一蹲伸出手掌硬接下這一線銀色。

掌心被打出一個暗紅色的圓點,以圓點為中心,繼而整張手掌被覆上一層冰霜。

馬明宇依然感覺不到疼痛,看着被凍成標本一樣的手掌,他咧着僵硬的面部肌肉笑了。

消瘦漢子略微點點頭,「有點骨氣!不過有骨氣的人,爺見多了……」

手指一彈,又一線銀色向馬明宇左膝激射而來。

馬明宇知道消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