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血之途》[神血之途] - 第8章 膝蓋不好跪不了(2)

漢子暫時沒打算要自己性命,現在是要消磨自己的意志,乾脆一個屁蹲坐在地上,純屬耍賴的打法了。

銀線沒入馬明宇左膝,可他已經先坐在地上了,確實也跪不了。

雖然渾身凍得像落入冰窖一般,可自己到底沒跪,馬明宇咧着嘴笑了。

消瘦漢子皺了一下眉頭,「沒臉沒皮的小子!」

右手抬到胸前,掌心捲起一股淡淡的銀色旋風,旋轉着向馬明宇捲來。

馬明宇不知道他想幹嘛,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就算打死我,我也不會跪的。

他也想不出什麼好主意,索性將耍賴進行到底了,直接平躺在地,真正任你東南西北風了。

消瘦男子一看馬明宇這潑皮的無賴勁,小眼睛眯成一條線,「呵,爺就讓你知道一下,什麼叫生不如死。」

一股凌冽的寒風向馬明宇席捲而來,這風力之大,竟將馬明宇卷得翻了個身。

他膝蓋已經受傷,翻了個身也沒辦法團起身子保護自己或者抓住地面不讓自己離地。

又一陣寒風將他卷得離地尺許,跌跌撞撞地向消瘦漢子飛去。

這都是什麼鬼啊?一會兒平白起雪花,一會兒平白起狂風的,這個世界真的沒救了。

馬明宇一邊向前卷着,一邊無意識吐槽,還一邊想辦法,可任憑他想破腦袋都想不出如何解了眼前的困境。

當然,最明智的做法自然是跪倒在地求饒,再讓消瘦漢子結結實實打一頓,這股氣也就消了。

說不定從此以後他就是消瘦漢子新的馬仔頭子,負責雲山學堂保護費的收取呢。

可馬明宇最近遭受的毒打有點多,這種程度的毒打還不至於讓他下跪。

「嗵」地一聲,馬明宇以五體投地的姿勢摔到了消瘦漢子面前,好在膝蓋已經僵直,感覺不到銳痛。

「跪下,你可少受皮肉之苦。」消瘦漢子聲音乾癟得讓人難受。

剛還說生不如死,現在又說少受皮肉之苦,前後矛盾得馬明宇一點都不相信。

「膝蓋不好,跪不了……」馬明宇趴在地上瓮聲瓮氣地回了一句。

背上被人狠狠踩住了,「小子,爺的耐心有限,別以為攀上武家,爺就不敢動你。」

當初蔣哥讓給馬明宇安排進雲山學堂的就是個姓武的什麼都爺,若這消瘦漢子不提,馬明宇已經忘了,難為他能查到這些。

馬明宇被他踩得一口氣差點沒接上來,「抬……腳……」

消瘦漢子腳在馬明宇肋下一挑,「跪下!」

馬明宇就勢翻了一面,仰面躺着看向消瘦漢子,「膝蓋不好……」

消瘦漢子面上一冷,抬腳就往他左胸踏上來。

馬明宇尤其在乎自己空蕩蕩的左胸是沒有心臟的,這一腳若是踏實在了,消瘦漢子能立刻把自己當異端給弄死。

哪怕他不弄死自己,只要將這風聲傳出去,殺自己的人將不遠萬里奔赴李家莊,不止沈青一人。

腦中閃過阿飄不斷給自己重複播放的那些打鬥場景,雙手合力抱了消瘦漢子一條腿,翻身擰成一個奇怪的S形。

「嗵」、「咔」各一聲,消瘦漢子猝不及防被馬明宇忽然迸發的巨力之下拽得劈了個叉,「嗵」的那一聲響尾椎骨剛剛好頓在地上,想必是十分疼痛的。

這股力量之大遠超馬明宇所想,他自己也沒撈着什麼好,「咔」的那一聲響就是擰折了自己的胳膊。

消瘦漢子暴怒,「你特么找死!」

寒風夾雜着透骨的冰冷向馬明宇襲來,馬明宇身上已經蒙上一層薄冰,想來要不了多長時間,就能將馬明宇徹底凍僵。

馬明宇不敢跟他拉開距離,抱着他那條腿就跟擰麻花一樣翻過來滾過去,自己胳膊腿的反正已經僵直得不聽使喚,完全就是本能加上一股不知從何而來的巨力在跟着擰麻花。

轉得幾個圈,消瘦漢子的腿也被擰成了麻花狀,這種毫無章法的打法讓消瘦漢子怒火中燒,想凍死這沒臉沒皮的小子似乎沒那麼容易。

一着急,頭手一折,雙手按在了馬明宇胳膊上。

馬明宇兩條僵直的腿正盤着消瘦漢子的腰使勁翻滾着,忽然感覺到一股寒徹心肺的力量想將自己的胳膊撕扯開。

馬明宇也急了,顧不得一直抱着的那條腿,一轉臉一低頭,「咔」一口咬在一塊冰上,左右一拉扯,似乎拽下來塊冰碴子。

那消瘦漢子「啊」地一聲慘叫,身上的冰冷感覺消散了許多,馬明宇不敢大意,手腳並用將消瘦漢子盤得更緊了,兩個人幾乎都盤成一個人。

一陣連綿不絕的「咔吧咔吧」聲中,頭手相折腿又被抱住的消瘦漢子被馬明宇盤成了半條人,也不知身上骨頭斷了幾根。

等到最後馬明宇感覺到抱着的這個人漸漸沒了掙扎的跡象,才敢鬆開手腳躺在地上喘氣。

「四爺,不是我要故意招惹老實哥他們,實在是我有阿婆要養,掙得幾個小錢不容易。這次是我不對,我跟您老人家賠個不是,下次我見着老實哥他們一定繞道走,實在不行我離開雲山學堂,我帶了阿婆離開雲山學堂再不出現。」

沒人回答他。

馬明宇踹了會兒氣,手腳的僵直和緩了些,居然能慢慢撐着爬了起來,一看消瘦漢子面朝下被折成兩截軟趴趴地倒在地上,自己也給嚇了一跳。

雖然之前他群毆過李老實等人,可消瘦漢子一看就是個厲害人物,自己怎麼就把他傷成這樣了?

再看看腳邊,有一灘軟軟的帶了水漬的銀色布團,想也不想將那布團撿了揣進懷裡。

一轉頭,鼻青臉腫的莫吭聲趴在地上撐起臉賊眉鼠眼地看向自己。

馬明宇看看軟癱在地的消瘦漢子,哆嗦着撐了起來,慢慢挪到莫吭聲身邊,原本還在看熱鬧的莫吭聲立刻趴在地上繼續裝暈。

「莫吭聲……你若再裝死,我就真讓你死在這兒。」

莫吭聲立刻又直了身子撐起來,「海……海爺爺您吩咐……」

能做個沒骨氣的人真好啊,比如莫吭聲,比如王老實。

「冤家宜解不宜結,我跟王老實……四爺這事,是個誤會。從今以後,你們在雲山學堂做什麼,我不管。了不得我離開雲山學堂,你們……你趕緊帶四爺回去救治,若是耽誤了工夫……這事算到你頭上。」

莫吭聲賊溜溜的眼睛閃過一絲害怕以及馬明宇沒看不明白的眼神,「聽海爺的!」

原本還趴在地上裝死的莫吭聲,居然搖搖晃晃地蹭到消瘦漢子身邊,又回頭偷看了一眼馬明宇,將渾身斷了無數骨頭的四爺抱了起來。

馬明宇在心中哀嘆,雲山學堂我是待到頭了,這可怎麼跟阿婆解釋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