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書傳奇》[天書傳奇] - 第8章 奇怪的銅器老人

胡老闆一邊敲敲打打,一邊自言自語道:「天書共一百零八頁,前三十六頁為武,每一頁以一個字概括;中三十六頁為兵,每一頁以兩個字命名;後三十六頁為謀,每一頁以四個字總結。」

楊修文仔細打量這個老人,發現他大約五十來歲,黑色的頭巾下露出灰白的頭髮,臉上滿是歲月留下的痕迹,不像是是什麼高人,怎麼懂的那麼多?

他不解的問道:「天書應該是天上降落人間才算,凡人寫的不是冒名嗎?」

胡老闆嗤笑道:「要是這個凡人本就是天仙呢?」

楊修文不是很懂,他只是一個普通的山區少年,高深的東西不是很明白。

胡老闆睿智的目光盯着楊修文,然後問道:「知道天書為什麼留在天子山上嗎?」

「不知道。」楊修文老實回答:「可能帶到天庭沒有用處,也可能飛升時忘了帶。」

胡老闆看了一眼楊修文,對這個山區少年無感,自言自語道:「那強者飛升前說過一句話,天書是留給有緣人。」

楊修文頓時激動起來:「胡老闆,你看我是不是那個有緣人?」

胡老闆噗嗤一笑道:「你真是敢想,我都不敢說。看你的年紀今年差不多十六、七歲,才通脈境一重,在十三寨算是不錯的,但是你知道世家大族的公子哥,在你這個年紀最少都是入靈境,差的太遠了。」

楊修文吃了一驚:「這麼厲害?他們怎麼修鍊的?」

胡老闆不屑的看了楊修文一眼:「真是山裡的孩子,一點都沒有見識,世家大族培養自己的子弟,各種資源往裡砸,要什麼有什麼,十六歲練到入靈境很奇怪嗎?」

聽胡老闆如此一說,楊修文只能打消念頭,還以為他們有什麼捷徑,原來靠的是資源,那有什麼驕傲的?跟別人比出身?沒有必要。

談話之間,胡老闆已經將鈴鐺做好,遞給楊修文道:「有道是財不露白。還有懷璧其罪,懂我意思嗎?」

楊修文不好意思問道:「剛才你說這個銅片要是被別人看到,我的命都沒了,你為什麼對這些銅片不感興趣?」

胡老闆不解的看着楊修文:「我剛才說過什麼?」

楊修文愣了一下:「你說過天書。」

「天書?什麼天書?」胡老闆一把抓住楊修文的衣領,眼裡露出貪婪的目光,楊修文嚇了一跳,急忙說道:「在天子山。」

胡老闆鬆開手罵道:「廢話,我當然知道天子山,還知道被人偷走,現在很多江湖人士過來尋找。」

付了胡老闆幾個銅板,楊修文趕緊離開,心裏嘀咕:「這胡老闆真是有病,一會說對天書殘頁不感興趣,一會又是滿眼貪婪的眼神。」

一邊走一邊想:「很多江湖人士過來尋找,厲不厲害?有沒有十三寨的寨主厲害?」

他在大庸鎮的青石街道上隨意亂逛,街上還留下澧水河水漫過的痕迹,由此可知前幾天雨下得有多大。今天的河水顯然下降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