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凌程天源》[薛凌程天源] - 第1966章 動手腳

程煥崇有些不敢置信,問:「真的?那麼有信心?理由呢?」

林清之微微一笑,低聲:「能在刀口上淌血,還能在深山老林住上幾年的人,心性該是如何冷清冷靜。沒有真心去換去捂熱,怎麼可能將她追到手。」

「我也覺得挺難的。」程煥崇眯眼分析:「你看她的眼神,貌似世間一切在她眼裡都是過眼雲煙,冷靜得讓人甚至覺得無情。」

「不。」林清之解釋:「像她那樣的人,一旦動心了,便會永不回頭去愛,甚至願意豁出性命去愛。」

程煥崇給他一記白眼:「我說的是讓她動心太難!」

「你大哥不缺耐心。」林清之溫聲:「你們家裡人都是至情至善的人,遲早能感化她,只是需要時間堅持罷了。」

程煥崇直覺沒什麼希望,道:「我大哥都三十好幾了,耐心不怎麼夠吧。」

「好些年都能等了。」林清之搖頭:「怎麼會差多幾年?你大哥一直沒再談戀愛,還不是在等某個真正讓他動心的人出現?他一個相信愛情的成熟男人,怎麼可能輕易放棄,幾年都等不了。再說,也不一定非得好些年才追得上。正確的時間遇到對的人,可能只要幾天或幾個月。」

程煥崇想起康安的模樣,忍不住笑起來。

「那樣氣質的女子確實不多見,值得大哥為她豪擲千金,也值得他用心去磨一磨。大哥是那種寧缺毋濫的人,難得遇到一個能讓他喜歡的女子。咱們呀,能幫就幫,給他多製造一些機會吧。」

「嗯。」林清之眸光微閃,低聲:「那我試一試。」

程煥崇並沒有太上心,畢竟八字還沒一撇,所以隨口一提轉身也就給忘了。反而是林清之記在心上,認認真真兢兢業業幹活去了。

第二天早上,薛揚偷偷跟阿超打聽消息。

毫無疑問,康安拒絕了。

眾人暗自心疼了程煥然一把,但誰都不敢開口問,都偷偷假裝不知道。

程煥然沒有氣餒,跟阿超要了康安的微信,絞盡腦汁想着該找哪種最好最有效的借口,可惜康安一直沒有同意加好友。

兩天後,康安跟着林清之的下屬回了帝都。

康安跟阿超說,她多半得留在帝都一陣子,因為她的茶莊盡數毀了,植物專家說茶樹都不行了,土壤也不再適合種植茶樹,所以茶莊根本沒有重建的必要。

另外,這次綁架案的餘孽仍沒有追蹤到,警方一邊全力追擊,一邊叮囑她和程煥然要小心行事。

「我的茶莊跟炒茶坊在一起,人都是從我的茶莊攻打過去的,所以不小心暴露了我自己。罷了,事已至此,我也只能留在帝都等待事情後續。你身邊的武器齊備,來帝都還能有你們幾個照應。」

阿超這幾天雖在養傷,但日子卻一點兒也不美好,天天被程煥然追問這個追問那個,煩得他暗自發現自己不做這個媒人還真不行。

於是,他鼓勵康安給程煥然當貼身保鏢,把價格一連重申好幾遍。

「五十萬哎!師姐!一年下來就是好幾百萬!如果你幹得不順心,那批餘孽落網後你大可以瀟洒離開。幾百萬夠你重新租一片山地重新開始,毫無後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