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國戰神》[鎮國戰神] - 第4章 我就是崑崙戰神

「嗯?」

張松愣住了。

其他人也都愣住了。

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張松皺着眉頭:「你的意思你就是崑崙戰神?」

葉君臨笑笑:「對,我就是崑崙戰神,可我從來都不認識你。」

「哈哈哈哈……」

下一刻,所有人都笑了。

尤其張松笑得前仰後合。

甚至連老爺子李天昊都笑了。

見過嘩眾取寵的,沒見過這麼嘩眾取寵的。

小丑!

葉君臨活脫脫就是一個小丑。

張松的妻子李夢月嘲笑道:「子染啊,你的丈夫真是搞笑啊!為了好面子,證明自己,竟然說自己是崑崙戰神!

崑崙戰神是誰你知道嗎?九大戰區總指揮,一言滅一族。

怎麼?合著你蹲的監獄是戰區啊?子染啊,攤上怎麼一個丈夫,姐姐替你傷心吶!」

其他人也七嘴八舌:「子染姐啊,以後千萬別帶着他出來了,你不嫌丟人,我們還嫌丟人啊!」

「對,以後這樣的家宴堅決別讓他參加了!我李家要面子!」

「李文淵你們一家子真是擺爛到底啊,我對你們簡直太失望了。」

李天昊厭惡的瞪了李文淵一眼。

「哎!我李文淵上輩子造了什麼孽啊?」

李文淵夫婦低着頭,臉色難看到極點。

這是他們最丟人最恥辱的一天!

李子染坐在角落裡,面對各種嘲笑,她一言不發,只是兩行清淚無聲落下。

原來還有更丟人的時刻!

她看着葉君臨,甚至有些厭惡。

她不在意葉君臨蹲大獄,也不在意葉君臨背負罵名。

她在意葉君臨的態度。

原以為葉君臨出獄後,會踏踏實實從頭做起。

可現在的葉君臨讓她失望了!

不切實際!

嘩眾取寵!

死要面子!

像小丑一樣。

李子染都不想承認這是她的丈夫了。

張松倒是不太想放過葉君臨,他冷笑道:「好,你不是崑崙戰神嗎?明晚江北有個歡迎宴會,就是專門歡迎這位大人物的!我希望能看到你!」

這張松知道的還真不少。

的確有這麼一個宴會。

葉君臨要在江北長期居住,所以上面讓他掛了一個江北的副職。

這樣合理一點。

畢竟這樣一尊大人物晃蕩,目的不定,誰都怕啊!

容易造成恐慌。

為此,江北要舉辦一場歡迎晚宴。

李天昊一聽這話,不禁問道:「啊?松啊,這種歡迎宴會你也能參加嗎?」

一聽這話,張松挺起身板,笑笑:「剛好接到兩張邀請函!」

其實張松為了在家宴上出風頭,特地花兩百萬買了兩張晚宴邀請函。

這話一出,全場人都艷羨崇拜的看着張松。

二百萬花的值啊!

李天昊小心翼翼的問道:「松啊,這邀請函還能弄到嗎?要有的話,我和你爸也去見見世面!」

李文飛也期待的看着張松。

「必須能!」

張松一口答應下來。

不過有點肉疼。

又是二百萬啊!

「我一個電話的事情!」

張松撥出去一個電話,又買了兩張邀請函。

李夢月湊到李子染旁邊:「子染啊,你說明晚晚宴上我能見到你嗎?哈哈哈……」

李子染臉都要黑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