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法律師》[執法律師] - 第5章 勝負難料

這是我正式執業以來談下的第一個案子,也許漂亮的第一仗就從這裡開始。我內心竊喜、澎湃、躍躍欲試。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里,我去了派出所、法院、銀行、幼兒園,又聯繫了幾名證人做調查,一番忙碌下來,取證工作已經全部完成。

夜晚,出租屋裡。我在電腦上敲完最後一個字,結合搜集到的證據,完成了對白露案件的最後論證。

白露的老公羅健,前一段婚姻竟然真是因為家庭暴力,女方起訴後判決離婚。

我調取了這個案件的判決書以及當時的庭審筆錄,這份證據對白露非常有利。因為目前我搜集到的家暴證據已經足夠形成一個完整的證據鏈條。這份證據雖然看似與本案無關,但卻能增強本案家暴事實的可信度。

更重要的是,聯合本案證據,可以引導法官相信羅健有習慣性暴力傾向,一旦法官順着這個方向思考,那麼在離婚和撫養權的歸屬問題上,白露將更佔優勢。

幾天後,到了案件開庭的日子。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白露的老公羅健。

四十齣頭的男人,戴着一副老舊的黑框眼鏡,一臉疲憊。頭髮略長,油膩而凌亂,兩腮和下巴有唏噓的鬍渣。眼神有些沮喪,卻又隱隱透着中年男人的敦厚和堅持。

平淡得不能再平淡的相貌,彷彿一個擦肩而過便不會再記起的路人。

他似乎沒有任何準備,沒有代理律師,甚至連證據材料都沒有。我心裏竊喜,這個男人也許真是折騰累了準備舉手投降。

白露和我坐在原告席。

今天的她神情略顯疲憊,眼裡滿是無奈和絕望,沒有化妝,甚至頭髮還有些散亂,全然不是我第一次見她時候的樣子。

我有些驚詫,庭前我多次和她溝通過案件,怎麼感覺她好像對我完全沒有信心。不過無意的一瞥,我卻看見她眼裡一絲胸有成竹的狡黠隱現,一閃即逝……

庭審進行得非常順利。雙方在共同財產的分割上沒有分歧,在夫妻感情破裂和子女撫養方面,我方證據幾乎以壓倒式優勢佔據上風。在我有序而強大的攻勢面前,羅健顯得有些慌亂。

儘管在撫養權問題上他也竭力爭奪,但他的主張和陳述零碎、散亂,最重要的是完全沒有證據支撐。最**審結束,法官宣布案件擇期宣判。

離開法庭時,羅健走在前面。剛出門口,他突然轉過身來瞥了白露一眼,白露嚇得一聲輕呼退後一步,兩手不自禁地緊緊抓住了我的手臂。羅健嘴角微抖,卻始終沒有說一句話,又看我一眼,眼中分明滿是失落和不甘。隨即轉身大步離開。

我見白露面色有些蒼白,估計是以前的家暴讓她有了陰影,於是安慰她道:「白醫生,你不用怕,現在是法治社會,何況他還是國家機關幹部,他不敢對你怎麼樣的。今天庭審的情況你也看到了,我們在證據上佔了絕對優勢,等到判決結果一出來,你和他就再也沒有關係了,他也不可能再影響你。」

白露點點頭,似乎仍有些擔心。回來的路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