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法律師》[執法律師] - 第6章 逆轉

主任聽我說完,思考了一陣說道:「任何訴訟都有風險,雖然你說的這個案子出現風險的可能性比較小,但這僅是從法律方面來評價。很多時候我們辦理案件要全方位地分析和考慮,當然法律方面是主要,但同時也要考慮到法律以外的因素,儘可能地避免這方面風險的影響。」

「法律以外的風險」,我喃喃地道,「那是什麼風險?主任,我想不到。」

馮主任笑着說:「具體是什麼風險我也想不到,但法理學上不是強調『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統一嗎?這『社會效果就不好說了,但是在這方面,自由裁量的空間就可以變得很大。」

這些話以前實習的時候主任沒有對我說過,現在一下子說出來突然有些顛覆我對法律的認知和理解,甚至是對法治的信仰。我不解地問道:「如果這樣,那麼法官在裁決案件時難道可以不依法,隨意裁量?這也太可怕了吧?」

主任喝了口茶,哈哈笑道:「你小子讀書讀傻了?我的意思是法官在裁決案件時往往會兼顧這兩者,法律效果首先是個合法性,你得立足於這個根本,然後再顧及社會效果,也不是隨意裁量,總要有個合理性嘛。」

我恍然大悟,嬉皮笑臉的說道:「主任,您要早這麼說我就懂了,帶我繞這麼大個圈,您知道嗎?剛才您那番話差點讓我懷疑今後的執業生涯了。」

馮主任是我實習時候的老師,教會我很多東西。很多時候我覺得他是我身後的大樹,和他說話會無所顧忌,但內心非常尊重。

主任也笑了,「有些風險你不一定能夠防範,但是你要考慮得到,一旦出現了,你起碼要有個應對的方向。正因為這些,在面對客戶時,不能把話說滿,要給自己留有餘地。真正優秀的律師不是只會打官司,也不可能每場官司都贏。你剛開始執業,這些東西自己慢慢領悟吧。」

「我滴個天哪,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啊。」說話間我嬉笑着拿起他桌上的「大重九」,掏出一根湊到他嘴邊,「借花獻佛,孝敬您老了。」給他點上後,我也掏出一根自顧點上。

主任抽着煙,笑罵一聲道:「但是不能為了賺錢,說些『包打贏的話欺騙客戶,我要是知道了砸斷你的狗腿。」

「放心吧您嘞,壞不了您的名聲。」我一面說著,一面走出了他的辦公室。

再回頭看他時,才注意到他的頭髮白了好多。

「不要說包打贏的話欺騙客戶」。這時候我才真正體會,律師這個行業的門檻原來是在門裡頭。

又過了幾天,接到法院的通知讓去領判決書。

我立馬趕到法院,拿到判決書的一瞬間,我懵了,判決不準予離婚,尤其是判決書上還精彩地寫着「經營婚姻和家庭實屬不易,不經歷風雨,哪能見彩虹。被告行為雖有不當之處,但從維繫家庭的角度出發,原告理應給予被告改正和反省的機會」。

這尼瑪哪是判決,這是勸架吧?這「社會效果」兼顧得也是沒誰了。

怎麼辦?還得通知人家白露呀,可我怎麼給她說呢?想來想去,只是覺得不管怎樣都需要面對,我得面對她,而她得面對判決。一切從長計議吧。我苦笑着拿起電話……

晚上,仍然是那個咖啡廳。

白露怔怔地看着判決書,說不出話來。我尷尬地坐在她對面,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良久,我開口:「白醫生,對不起。」我確實也只能這麼說,因為我無法解釋,也不想解釋。

白露仍然沒有說話,過了一會兒,她抬起頭仍是禮貌地一笑,但我分明看見她這次的笑容里有無奈和牽強的顏色。

白露幽幽地道:「吳律師,你不用說對不起,我不怪你。我雖然不懂法律,但是我也知道,在這個案件中我們無論是在家庭暴力上,還是在撫養條件上證據都已經很充足了。而且你還調取了他之前那段婚姻的證據,你

猜你喜歡